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冬天到了,春天还不快点给我滚出来!

来到北京的第3天,置办了手机及新号码各一枚。顺带一说,手机是LG的新型号“冰淇淋”,不是巧克力也不是现在广告打很凶的曲奇。总的来说挺漂亮也挺好用的,但由于目前之接过一通电话的缘故所以使用率不高,故而实际价值什么的到现在还没怎么体现出来。看到以上文字的同学可以多多致电15101014913,让我们家冰淇淋能稍微活动活动。
北京貌似天气挺冷的样子,今天是-7~5度,据说明天还要降温最高气温只得-5度,人人都保暖内衣+毛衣+羽绒背心+棉大衣,衬裤+毛裤+外裤的,所以现在只要一出门就能见到一街的粽子,很是夸张。老实说最近北京阳光充裕且风不是很大,所以真不觉得外面有那么冷,况且只要是出门一活动身体自然就热起来了,实在不明白穿那么多的必要性。
昨天逛街之余顺带把新买的MORGAN长裤拿去店里改,店员小姑娘叫我脱了外裤直接套一下,我说我就穿了条牛仔裤,她还没反应过来回我一句“那就把牛仔也脱了”。之后过了N秒她才反应过来,大叫“你就穿一条裤子出门啊!我在屋里都穿3条裤子!”,后来发现我上衣也只穿了一件紧身高领+棉外套后都快把我供起来膜拜了,说我太BH了完全不像是25岁的人。我除了囧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我拜托嘞小妹!我才25不是52,没必要现在就开始过抱只猫咪在火炉旁打毛线的生活吧!
因为体魄比较BT的缘故,最近虽然穿得不多(店员小妹语)但身体依旧非常健康。唯一起变化的就是头发被一个香港佬剪掉了,而且一下子剪太短变成樱桃小丸子样,如果说把时光追溯回小丸子的首映式估计还算流行,不幸的是小丸子播放至今已有30年历史,于是现在看起来真的非常“奥特曼”(OUT MAN)。此发型的好处是从此洗头方便了很多且掉发问题也解决了,而缺点则是大凡出门必定要与帽子配合使用。
工作还在继续找,依然是投出去的简历泼出去的水,完全没回音的。估计怎样都是要等到明年才能稳定下来了。昨天去了招聘会,最大的收获就是被一邮电大学的小美眉搭讪,交换了电话号码。我想如果我是个帅哥一定会觉得不枉此行的,可惜我不是,于是现在只能为自己只钓到美眉却没钓到工作而扼腕。
其他的一切也都在进行和变化中,只有运气依然是非常不好,其证据就是今天去买农夫山泉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手一滑,一桶水就这么滚下楼梯报废了,我的7块5也跟着一起收不回来。当时我非常阿Q地想这水桶一落地就摔裂了八成是“山寨泉”,没喝实在太好了说不定喝了还会出事呢;但回到家之后又郁闷地想管它山寨不山寨的反正都是山泉一桶摆明不是从城市出来的,就这么一滴没喝全喂了楼道实在太浪费了,于是拿了拖把出去想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至少也要让自家拖把滋润一下。结果是由于楼道年久失拖,一经滋润便淤泥涌现,于是连我的拖把也跟着报废了。
以上就是我在北京的超无奈严冬日记。虽然本人体质BT对寒冷依然是感应迟钝,但总是这么晾着也多少会觉得有些不舒服。超S的冬天先生还是不要再折磨我了,毕竟我不是M体质,还是请你家兄弟春天先生快点光临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对于再次回到北京,只能用“心情复杂”这四个字来形容。
如果不需要权衡到所谓的“各方利弊”、“可持续发展”、“老人家们的苦口婆心”,我希望自己能留在深圳,陪在爸爸、妈妈身边共度难关。
但现实有时候就是这样,虽然过程并不至于让人痛得那么撕心裂肺,但走到结果的时候又往往发现自己经历的这些是如此残酷。
从自私的角度,我希望爸爸即使是变成植物人,也要长长久久的这样活下去。但如果真变成这样的话,对于爸爸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
如果一个人失去了思考能力,失去了知觉,不能听、不能看、不能动、不能说话、甚至连饭都不能吃……我不知道这样的生存还有多少活着的意义,只知道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用这种方式活下去。
但死亡同样沉重,以为那是世界上唯一能代表“永远”的存在。
一旦死去,就是永远的死了,没一点希望。
未来的事无法预知,但无论怎样,这份痛苦是必定要承担的了。
狂人のDNA鉴定

NO*no

  • Author:NO*no
  • 年龄:半大不小
    性格:忽冷忽热
    爱好:变来变去
    生活:半温半饱
    人品:不好不坏
    格言:得过且过
    总结:烂人一个
狂人の大事件
狂人の七嘴八舌
狂人の月历
五花八门の狂人日志
計數器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