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无法忘却的痕迹

不知该用何种方式来开头,心情似乎从5月12日开始就一直乱着——汶川地震的救援还没结束:余震还在继续,死亡人数还在长;救人的还在拼死拼活,腐败的还是袖手旁观;负面新闻还在有无减,网上谣言也依然肆无忌惮;捐赠攀比之风似乎越吹越旺,而蒙眼装傻者却还是一毛不拔;右倾者或讽刺或批判的的风凉话比四川的暴雨来得更冷,而左倾者盲目的大范围批斗和攻击越发让人无从招架……
复杂得让人晕眩。
这几天的我在为国难和自身的烦恼忙碌着——有些累了,但还在坚持;有些无奈,但还是奋斗。
这场战斗没有胜负,但在斗争过程中所踏出的每一步都关系着我们的未来。

CIMG5988.jpg

这是5月18日巴黎埃菲尔铁塔下的一幕。也许很少人知道,巴黎烛光祈福会前的2个多小时里,组委会一直在号召大家筹款募捐。这些不精致的海报是我们4人用了3个不眠夜熬出来的,一边做的时候,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吴老板的印刷厂为了在活动前把东西出来,最后那几天停了生意加班加点地印。在贴海报的易拉架还没到场的那段时间里,很多人自发帮我们举着图片——从70后到90后,没有一个人有任何怨言。
最让人难忘的是那几个90后的孩子,虽然他们的吵闹和一些不分场合的玩笑曾一度让我心烦。但每次说到出人出力,他们总是最踊跃的一群。从举海报到为摆蜡烛而站点定型,他们都随叫随到,甚至有几次我们因为情况混乱而对他们说了重话,他们也并没有负气回嘴,而是第一时间按我们安排的行动。
一个80后说这种话大概没什么资格,但他们由始至终的坚定和那种带点盲目的乐观让人感觉祖国的未来从满了希望。

CIMG6007.jpg

不是谴责,但很多游客让人有些寒心:其实我从一开始也没指望他们捐多少钱,但我没办法容忍一些人用嘲笑的态度来对我们指指点点!有些游客当我们是景点一样,一脸兴奋地全方位各角度拍摄解析;还有人一边看一边摇头,一脸“这些人真坏我们兴致”的表情……
更有甚者是4个不知从那个破烂国家钻出来的白人游客:他们一边笑一边用DV拍我们的展板,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从语气判断他们似乎把地震当成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从头到尾笑声就没断过。最过份的是他们走到离我们较远的地方后,其中有一个人突然半趴到地上做出濒死求救的样子,另一个则假装伸手做营救样,剩下的两个则在旁边一边笑一边拍。
我看到这一幕完全忍不下去了,当时是用跑的跑到他们面前,尽量压着火气用英语和法语各说了一次“请尊重受害者”,但他们只是笑着和打哈哈,假装自己没明白我的意思(从他们一脸故意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绝对知道我说什么)……看到他们笑着走掉的样子我真的很想哭出来,但又真的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当时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至少他们没继续在地上爬,至少他们滚蛋了。

CIMG6022.jpg

这次的捐赠主力毫无疑问是华人。我们看到很多父母鼓励自己的孩子去捐款,也有一些游客向我们询问灾区的情况,而且尤其关注灾区孩子们的生活状况。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两位英国游客,她们在展板前逗留了许久,在捐款箱前踌躇了一下,问我“这是为西藏独立筹款吗?” 我一开始以为又遇到支持藏独的了,于是口气有些严厉地回答“这是为了中国的地震,为了救人!” 本以为她们听到这话之后会马上掉头走掉,没想她们像松了一口气似的,边掏钱边说“我们得问清楚,因为我们只想救人,不想为政治理由捐款”。
而最让我感动的并不是那些捐款箱里的百元大钞,而是那些三五不时扔几个硬币进来,在铁塔下兜售纪念品的东南亚小商贩们。他们没身份,没营业执照,经常被城管追得满街逃窜;但也是他们,总是在卖掉几个纪念品后,就过来向捐款箱投几个硬币,再卖掉几个就再过来一次……有些人反复来了好几次,虽然每次都只是几个硬币,但其中的诚意却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或许因为他们本身很多人就是以难民身份过来的,所以对灾难的感触尤其深刻。他们没知识,没文化,没钱;他们之中有不少是非法移民,总是受着排挤;但当许多比他们有钱,有地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冷漠,甚至说风凉话的时候,他们却比这些人更懂得什么是人道主义!
他们的捐献在这次募捐里显得微不足道,但他们留下的真诚却比任何财力上的支持更加温暖人心。

P1020467.jpg

那天的风很大,被摆放成心型的蜡烛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吹灭,而守护在它身边的人则一次又一次的将它点燃。最后大家干脆分成两层,外面的人紧密围在一起为蜡烛挡风,而里面的人则干脆坐到蜡烛旁边守候着,一次次将吹灭的蜡烛点燃。
这情景让我偷偷哭了——突然想到,我们一路都是这样走来:走过冷嘲热讽,走过天灾人祸……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遭受着打击,再相互扶持着站起来,一次又一次点燃希望之火。
在大难当前的时候,谁都没有放弃过——我们就是这样一个民族:我们可以经受失败,经历挫折——但我们永不服输,我们从不倒在灾难前面!

F200805191751071747824474.jpg

5月18日的巴黎烛光祈福会,看不到烛火摆成的图案,却留下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印记。
灾难过后,总会留下爱的痕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倡议书

心手相#36830;

为表达对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悼念,在5月19日至21日全国哀悼日期间,倡议广大网友共同哀思,并尽自己所能在5月期间减少娱乐活动及暂停娱乐传播。
面对灾难,我们真正能做到的事情其实并不多,但至少是这几天,在这必须在悲痛中奋斗和崛起的日子里,让我们把关注更多地投放到抗震救灾中去。
哪怕只有一份心意,也是一种温暖。

转贴:在地震中屹立不倒的北川希望小学

在这次汶川大地震中,有不少正在上课的娃娃都被措手不及的灾难永远地掩埋在了废墟下,然而,离北川县城15里路的邓家海元村山中的一所全国百强希望小学却在这次颠覆性的地震中顽强地存活了下来,不仅教学楼丝毫没有垮塌,而且正在该校上课的483名小学生以及教职员工都奇迹般地全部安全撤离。

在山上度过饥寒交迫的一夜后,9名老师带着71个孩子翻山越岭穿过灾区,成功地来到安全地绵阳市,并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暂时安顿在绵阳中学英才学校,吃饱了,穿暖了,洗干净了,一个个朝气蓬勃鲜活的生命在废墟中开出一朵朵向着未来的希望之花……

“造孽啊,这些娃娃,但看到他们都安然无恙,我又觉得他们是幸运的。”刘汉希望小学教导主任肖晓川出现在记者面前时已几天几夜没合眼了。因过度操劳,他一双眼睛异常血红,但看着穿上干净衣服正在看动画片的娃娃们,这位临时大家庭的“家长”显得无比欣慰。

  “12日地震发生时,娃娃们都在教室里上课。意外的是,这所专为贫困孩子们修建的希望小学在强烈的震波中异常坚固,一点都没有垮塌,因此我们有了充足的时间将全校包括幼儿班在内的483名同学全撤到空地上,等待救援。后来有些孩子被慌慌张张前来的家长领走了,到最后剩下71个。因为村子已经平了,房子也垮了,估计不会再有家长来,我们就在武警战士的带领下开始连夜往外撤离。我们学校修建在山上,这就意味着要把娃娃带出去必须要翻两座山到北川县城的马路上,然后再走到绵阳。”

**********
这本来是个平凡的故事,但在我们一打开新闻就听到那间学校有坍塌了,一刷新网页又发现多少孩子被埋在废墟里时,却成为了最让人暖心的消息
有人说,要给修这个房子的人鞠躬,磕头;有人说,要找这个人当灾后重建总指挥……
有人说,这其实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可为何现在这样的“理所当然”却越来越少了呢?

人性不能只在灾难中闪光啊!那些平日昧着良心用豆腐渣工程来忽悠人,出事了就出来捐几个钱还自以为很慈善的地产商承包商们,你们看到这样的新闻难道不惭愧吗?
北川希望小学所创造的并不是什么奇迹,只是世上还有这样一些人,当他们站在金钱与良心的天平上,义无返顾地选择了后者;而建造这个房子的也并不是什么伟人,只是当我们还没被地震震醒时,他们就已经用自己的爱心,筑起了一道平凡却又坚固无比的长城将灾难挡于墙下!
我向这个不愿偷工减料赚心钱的承包商及工程队致敬:也许在这次抗震救灾中你们不是最可爱的人,但你们提前到达的关爱,却成为了那483个孩子一生无法忘记的神话!

不可饶恕的法国脑残!

近日来法国脑残对中国地震的报导中心围绕在“中国是否应该接受国际部队的援助”
法国LE MONDE用大标题指出“中国只要物质援助不要人力”,文章在大肆宣扬救援如何不便的同时暗中职责中国政府拒绝国际救援部队是很自私的行为
而FIGARO关于地震报道的评论中,我们看到有不少法国民众还纠缠在“中国是否应该接受国际援助”,更恶劣点的说“中国政府想借地震敛财”,最恶劣的居然说“这是打赖和藏民的祈祷得到了回应,中国人活该”……
在昨日的报道中,LE MONDE专门搜集了在华的法国民众所发回的报导,节选了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法国人的文章,作为标题——“我们对中国政府对此次事件报导的透明度并不感到惊奇”,此文称,中国政府这次之所以大肆宣扬受灾情况,就是想扩大影响,以争取国际舆论的资助与同情

这就是一个号称“自由,平等,博爱”的国家面对灾难时的第一反应吗?太让人心寒了!
我们在全力展开救援工作,解放军为了救人连命都不要了,他们倒好,自己吃饱穿暖无灾无病,就开始说别人的风凉话!
前日迫于民众压力而被迫道歉的欧洲媒体,你们总算是找到反击的机会了!真TMD恭喜你们的落井下石!

根据最近消息显示,中国外交部正准备同相应国家和组织就这一问题进行磋商,但由于地震初期基础设施损毁严重,国际救援部队大规模的进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灾区附近的机场全面停运,路上交通全面封堵,我们的解放军如何进驻灾区都还是个问题。目前的主要矛盾不是人手不够,甚至连物资也不是我们考虑的主要问题,而是人和东西进不了灾区!国际部队来了救不了人等于白来!我们没功夫把他们当大佛养着,这点道理他们懂不懂啊!
最近快给他们着群脑残气死了!法国人,最好走路给我小心点,要是摔倒我给你往死里踩!

起来!

雪灾、藏独、反奥、火车出轨、地震……
今年的中国就像经历了一场好莱坞制作的灾难片
而悲痛的是,这些触目惊心的场景都属于真实

**********
恭喜那些蛰伏多年的反华势力,你们终于看到了等待已久的“报应”——在天灾人祸中你们叫嚣中国在倒下,东方要没落
但你们总是忘记,半个世纪以前的中华民族就是在这样的嘲笑中站起来的——而且这一站,就成就了一个令人畏惧的存在
08年的我们经历了比以往更严峻的波折,却也造就了比以往更强韧的凝聚力
就在这些与以往太平盛世略有不同的小动乱里,一个民族的自尊和自信却渐渐重塑起来,活得比以往更团结更坚韧

**********
他们问我在法国这两年学会了什么
我说,我终于唱懂了国歌的意义

贼!

星期五下午我们家进贼了
听邻居说是一阿人潜入,一人在外把风,他们光天化日之下撬锁入室
我们这栋房子的2层住了两个男生,都是上夜校的,下午都在家睡觉。一开始以为是我回来,但后来发现他们半天没有上楼的意思,再后来就是一个不认识的阿拉伯人开了DR(就是我楼下住的那个学医的男生,我管他叫医生)房间门
据说DR说当时那个阿人看了他一眼就非常从容地下楼溜了,当时他觉得事情不对就追出去,然后发现一闪被撬开锁的大门和两道小阿和小的背影
DR说他觉得整个事件太荒谬了,我们这里好歹也算是住宅区,怎么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入室行窃?
结果他和隔壁那个东北男生,一直到晚上我和另一个女生回家之前都没敢出门
最郁闷的是因为除了门锁的损坏外他们没留下任何证据,而且人也都跑了,所以报警都没用
所幸的是这次事件中我们没人被盗,没人受伤,而且门锁也还有一道可以用

老实说,我们并不感到非常震惊,大家最近讨论得最多的是要不要给每人房间添置点比较有攻击性的武器——玲玲(住楼下的女生)的意思是依照法国的法律,非法入室给就算人打死,房主也不需要负刑事责任,下次再遇上这种人我们就该关门打狗,给他们毙了
DR说拿铁棍打昏送派出所就行,不必那么暴力,如果打死人对我们自己太有阴影
东北大汉比较倾向玲玲的意见
我个人认为先去买胡椒喷雾比较实际——还有就是换门锁= =b
然后我被BS了,他们一致认为我的阁楼门是推顶式的,而且很不像住家,一般贼都注意偷不到我那里去,所以完全无法理解他们的切齿之恨||||||
真是无语啊……天晓得我最恨就是贼了!

讨论了半天,最后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换门锁+尽量不要所有人都同时离家
无奈,像我们这种平时已然很注意安全的,遇到非要撬你锁的人也没办法……
归根结底,还是法国太TMD乱了!
天下没一处太平地方啊!

我无语

法国人说,民主只是一个政治体系,说明白,所谓的民主不民主,就是大家有没有权力投票
法国人说,民主和人权是完全分离的两个概念,而发明人权这个概念的正是法国人本身
哦哦,原来民主和人权都是法国的,难怪违背了法国民主和人权概念的中国人变成了“法西斯独裁主义者”
很想告诉他们,这种强加于人的思想叫做“侵权”,是“民族主义”,是“歧视”
为什么我们总要遵循你们所定下的条条框框呢?
讨厌这种感觉

法国+法国人=?
这问题真难答
不过我是不想和法国人谈政治了:我说服不了他们,而他们的话更说服不了我
代沟,STEREOTYPE,无奈
狂人のDNA鉴定

NO*no

  • Author:NO*no
  • 年龄:半大不小
    性格:忽冷忽热
    爱好:变来变去
    生活:半温半饱
    人品:不好不坏
    格言:得过且过
    总结:烂人一个
狂人の大事件
狂人の七嘴八舌
狂人の月历
五花八门の狂人日志
計數器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