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m Back!

如题,老娘我坐了12个多小时的飞机,和同机的日本鬼子吵了一架,倒了6小时时差,取道香港,历经周折……(请详细请参考西游记,谢谢~)
总之我就是终于回来了~

在香港约见了古古,收到回国的第一份礼物~幸福ING~~~~
不过因为时间关系也没在香港留太久,希望下次在广州的时候能好好聊聊啦

PS:话说,在香港的时候好多人和我说英文,巨郁闷……就算我大包小包的一副游客LOOK,但好歹也该和我说普通话吧||||
英语……多遥远的东东!

大概是因为这次是中午起飞的飞机,所以在飞机上几乎不能睡,时差倒得有点困难……再加上累积差不多30公斤的行李,从香港到深圳路程感觉超级辛苦
还好车比较顺啦,虽然说走因为路不熟走了不少冤枉路,而且在深圳等TAXI时因为行李太重行动方便被人多次插队= =b
……说到插队,老娘超级火大!
如果不是一位大妈看不过去帮我挡住了后面的小伙子,估计还得被人继续插队(那群人别说骂了,挡都挡不住!)
现在的年轻人我真是不说什么了……都什么素质啊!

回到家之后超级累,睡得很早
虽然凌晨2点的时候因为时差的关系不得不醒了2~3个小时T_T
不过还好后来又睡得像个死猪样……
可惜早上10点被老娘叫起喝茶
差点死于低血压= =b
我还没睡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回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无奖竞猜之烤栗子兄弟~

xiongdi.jpg


长得好看不是你的错
长得好看居然还是双胞胎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b

双胞胎不是你的错
明明是双胞胎却气质背道而驰就是你的不对了= =b

烤栗子兄弟,你们到底想萌死多少小妹妹哦!
最可恶是某BILL电眼一扫,连大姐姐也跟着萌了T_T
罢罢罢……劫数啊!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买了DVD舍不得看,买了CD舍不得拆,买了海报舍不得贴,结果最后还是看着YOU TUBE听着MP3,开着JPEG花痴……
——你说!我到底买碟买海报干嘛!!!
据官网的消息,26号Tokio Hotel的会刊法国版Dream Up在法国全面发行
买?不买?
这是个好严峻的问题!

送上由双子星主持的tokio hotel《Spring nicht DVD-version》,大家猜猜看,PUNK系的BILL和HIP-HOP系的TOM,到底谁是哥哥呢?

Festival de musique

每年6月19日是法国夏季的第一天,是国家法定音乐节。
通常在那天晚上,会有很多艺人(出道的和未出道的)在街上表演,音乐类型丰富,而且表现形式也多种多类。
比较大型一点的是在正式搭建的,灯光和音响效果都很好的舞台上演出;中型的是在餐厅或者广场上演出;而小型的,则是随便找个街角或者路灯底下就开唱。
而在那一天,几乎全国的男女老少通通涌上街头,就像一场盛大的嘉年华,全国都在无止境地狂欢。


因为NONO家住市中心,所以尤其能感觉到这种节日气氛。大概从晚上7点多开始吧,街上已经路路续续传来音乐声,而我家楼下那家非洲人开的餐厅尤其热闹:老早就有人开始敲起鼓点表演非洲舞蹈


我和室友在餐厅门口停留了十几分钟,他们的歌舞一直没断过,而且不时吆喝过往人群和他们一起跳,非常热情。
很精彩是没错啦……有个问题NONO一直没想明白:大家都出来跳舞了,那店里的客人谁招呼啊?莫不成大家都在自助餐?= =b
好吧,我承认自己很无聊,总在想些有的没的|||||


之后街上开始越来越热闹,也时有一些打扮奇异的家伙出现。虽然没有加入到表演行列,但已然时街上一道相当亮丽的风景。
最让人惊讶的是法国的大叔大妈在节日里不甘落于人后的前卫打扮,好多年轻人都不敢穿的行头,他们倒演绎得相当自信


几乎每一间餐厅都邀请了乐队来助兴,也算是充分利用节日效益来招徕顾客。不过有家餐厅请的歌手……只能用相当诡异来形容吧。
如果只看上半身的话,那哥们倒是相当正常,还挺帅气的


可是谁来告诉我他穿的那条到底是什么裤子啊!!!银色的!紧身!还低腰!!!!


告别这位诡异的银裤子后,我们来到格勒市中心最大的广场:很多官方的演出都集中在那里。本人对法国流行乐并不是非常熟悉,除了那位著名的“小甜妞”Alizée和唯一拿的出手的那支电子摇滚乐队Superbus之外,对其他人几乎是一无所知。所以无论台下观众有多激动,NONO和室友始终是一脸天然呆的表情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他们在激动些什么|||||


这是个相当受欢迎的乐队,只可惜本人对他们的资料掌握率是……0
不过唱的还真不错!


根据室友去年参加音乐节的经验,我们开始朝最热闹的Paul Ministral公园进发。果不其然,公园内人山人海,都集中在一个颇具规模的舞台前。不得不赞叹法国人没有往前挤的习惯,所以原本来地很迟地我们居然一路非常顺利地冲到了第一排!(大家看着我手里拿着DV机,所以都很自觉地让了路……感谢各位不知名的好心人啊!可是……我那时根本就没在录||||)
冲到前面才发现原来这个舞台是格勒市政府专门为庆祝音乐节所准备,特此还请来了电台做转播。对于这种很官方的东西稍微有些反感,因为他们的主持总是罗嗦半天,等到大家都快火山爆发了才肯请乐队出来。而且那种架子大点的乐队总是试音试好久,完全不顾及底下的观众等得头顶冒烟状……真想告诉他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一寸光阴一寸金”,他们这么没完没了的试音,到底试走了多少金子啊!


以下,是某大叔乐队的……口琴手?晕……但他的职责真的是吹口琴||||


依然是大叔乐队。法国还挺奇怪的,唱摇滚的几乎都是大叔……反正至少我们那天就没看到有年轻人登台献唱的。莫非老外也讲究“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因为NONO本人比较俗气,所以不大习惯于那种很官方的演出。看了两支乐队之后便意兴阑珊闪人去也。
从公园出来一路走着,几乎每10米就有一个演出乐队,而且以ROCK居多。这倒是让我挺差异的:法国年轻人一向比较青睐电子乐和HIP-HOP,可这次音乐节却完全没看到有人表演这些。后来想了想电子和HIP-HOP的特质:似乎都对音像效果要求较高,而且临场很难有所发挥。
呵呵~~看来果然只有我们ROCK才是LIVE SHOW的王道啊!


在走到一条稍微有些偏僻的街上时,突然发现有一大群人围在某个路灯下,叫好声都快把音乐声掩埋了。爱看热闹的本人自然是义不容辞地冲了过去,并且拿起DV这个开路武器,一路顺顺利利又给我挤到了第一排= =b
之后看到几个打扮相当夸张搞笑的大叔们正在表演加入了经典民谣和古典旋律的摇滚。
不得不赞叹他们表演得实在是太太太~~~~太精彩了!!!本来他们的音乐已经够吸引人,再加上他们默契地配合,不遗余力地搞笑,堪称是我们在那晚看到地最精彩演出。


这张照片,被我取名为“警察、墨西哥人和牛魔王的组合”


那个牛魔王的萨克斯风吹得相当不错!


这些大叔们演唱了不少歌曲,而且很敬业地换了很多套造型:当然都是搞笑地造型啦~ 看得出来他们都非常在乎这场演出,费了不少心血。想想他们都不是“热血年轻人”,更不是以乐队为生的职业乐手,仅仅是为了娱乐和兴趣便如此尽兴及投入,带给我们如此精彩的演出,这种精神还真值得让我们学习一下呢。


变装后的大叔们。个人很喜欢他们这套造型,这段集体舞也相当爆笑!


继续搞笑舞蹈~


舞蹈结束造型——被某大叔的假胸笑倒在地……


这首歌唱得是交通事故的,主唱那辆迷你儿童车还真不是一般搞怪!


某围观群众的帽子相当搞笑,他本人也属于笑料级人马


我们一直看到了大叔们散场才离开,一路还回味着他们的爆笑演出。
之后又有遇到一些很不错的乐队,不过都没有搞怪大叔们的精彩。


一直JAZZ乐队的演出,大家的配合都很好,只可惜没有音像,所以声音不是很大。


其中遇到一对情侣相当好笑,看我拿着DV,就一直在摆相当搞怪及显眼的POSE吸引我注意。可等我一拍他们,却假装装做“绯闻曝光”的样子,做“暴怒”状假装要砸我镜头……当然,最后还是在我镜头前送了个法式拥吻作为“惊吓补偿”^_^


玩到12点多,准备往家走,结果发现市中心广场居然集中了救护车、警车、消防车等……心想着该不会是哪个家伙喝高了心脏病发作吧|||


走到家门口不远处,发现有个社团在打鼓,周围聚集了一众围观者在跳舞,相当热闹。心痒的我们也跑去跟着跳了一圈,虽然姿势是难看了一点,不过看在过节的面子上,倒也没人以“有碍观瞻”的名义把我们请走。看来过节果然是有过节的好处啊~~~
PS:因为大家是在一个路口跳舞的,所有偶尔还是有车会经过。这时大家会边跳舞边给车让出一条小路,并且一边欢呼一边随着鼓点拍打着过往车辆的车顶,在车经过后还会欢呼鼓掌……真是总统都没有的特级待遇啊!


跳到凌晨1点多,实在是没力气了。回家后发现非洲餐厅的人还在载歌载舞,异常钦佩,并感叹他们是彻底不打算做生意了= =b

小朋友的摇滚

最近欧洲蛮红的一支国乐队——Tokio Hotel

zhaoxuexiaokeai_1161403298562382.jpg


东京饭店,Tokio Hotel,是国2005年迅速成名的来自马格堡的组合。他们分别是15岁的双胞胎比尔与汤姆,16岁的古斯塔夫和17岁的乔治(2年前资料,现在请自觉加上两岁)。 2005年7月末,一首“Durch den Monsun”(穿过季风)的MV在国电视一炮走红,迅速给这支乐队带来了难以计数的Fans. 这首单曲在发行三周后依然处于国与奥地利音乐排行第一位。在九月底出版的首张唱片 “喊”(Schrei) 同样在这两个国家名列榜首。乐队的音乐在市场上的成功是主要由商业化手法而带动,如自己的杂志等。他们于2005年10月6日第一次取得了本年度的公众奖项:VIVA Comet的最佳新人奖("Beste Newcomer")。
Tokio Hotel的迅速成功也带来了批评的声音。有人认为他们离音乐还相距甚远,而更多是一种外部的标榜。


个人感觉他们的音乐在编曲上受日本摇滚影响蛮重的,特别是慢歌,感觉有点像彩虹乐队,不过整体来说还不错,毕竟小朋友们发展空间很大,能做出完成度如此高的音乐已然很不错
然后就是双胞胎两兄弟很可爱= =b(原谅我这人还挺喜欢看外表的)
再来就是BILL的眼线画得好漂亮!
最后是……看Durch den Monsun的时候惊觉原来一眼看不出男女的不只是李宇春||||

BILL他真的很视觉……而且超可爱啊>3<
zhaoxuexiaokeai_1161403298564831.jpg


总觉得这张像HYDE,后来发现其实只是墨镜像
zhaoxuexiaokeai_1161404473314605.jpg


双胞胎TOM,活泼可爱路线,好想捏一把的说!
zhaoxuexiaokeai_1161404619148718.jpg


仔细研究的话他们长得也还挺像的,就是气质大相径庭
zhaoxuexiaokeai_1161404473308308.jpg


以上,NONO评价:万一红不了就出去卖同人志吧!国腐女也很多的!

最后送上Durch den Monsun的MV(不晓得能不能播)

存档

为公司设计的LOGO (点击放大观看)
20070608172913.png


传单(外页)
montra1.jpg


传单(内页)
montra2.jpg


版权所有,盗版枪毙!

国际联军

在ACMIS SERVICES工作了两周多,应该说对自己的工作相当习惯了
之前有提到,我在公司是做美工工作的,目前已经结束了全部的平面设计工作,转回网建去搞动网
因为公司软件齐全的缘故,各类FLASH做起来倒是得心应手,比较之前在电影公司搞网站建设的时候简直轻松太多了
哈哈~ 还是那句话:我爱高科技~~

一直都没有怎么介绍我们公司的情况呢,话说我们公司可真是个国际联军的超豪华阵容,大家平时都是用法语交流的,可都不是纯正法国人!
首先隆重推出我们的老板大人Enver——土耳其裔移民,20多年前就来到法国了,说得一口流利的法语,曾经在惠普做高级软件工程师外派日内瓦
这位土耳其大叔本人是个对软件和编程超级入迷的家伙,经常半夜自己一个人写程序到3、4点,第二天又准时8点起床……
不过虽然他本人还蛮工作狂的,但对员工超好,简直可以用溺爱来形容!他从不要求我们加班,还强调说就算哪天没完成进度也不需要把工作带回家完成,他可以等。我们公司的Olivier就是在他的资助上的夜校,现在正准备考大学;之前Anra说椅子太高,他就买了一个脚凳放在她椅子底;我们家热水器出了问题(后来证实是我们摆了乌龙把电源碰掉了|||),他比我还着急,还要他那个做电器修理的弟弟来帮我修(真的差点就把他弟叫来了,还好后来他弟有事……不然看到那个乌龙得把他们兄弟俩气死|||)
而且他会专门买各种饮料放在冰箱给我们,每天早上来上班还会问每一个人要不要咖啡和早餐
今天中午还有请我们吃超美味的保加利亚菜^_^
大概他本人是移民的缘故,所以对我们这些留学生和移民特别照顾,经常说有问题就来找他,能帮就一定帮
在这个资本主义横行的社会真是相当难得
当然,和所有老板一样,Enver虽然好得没话说,工作态度却是相当认真,特别对细节的要求很高。在他的监督下一份设计往往会用上半天的时间来修改,所以在他手下工作真的要特别细心呢
不管怎么说,Enver算是我在法国遇到的大贵人之一,在他手底下工作想必能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Anra是一位非洲美女,来自法属马约特,Enver的助理。她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平时虽然不太活跃,可一听到笑话就会超捧场地狂笑,一笑笑半天,而且好几天前讲地笑话都可以被她翻出来再笑一遍
记得有一次她问我为什么不喝咖啡,我和她讲“咖啡喝太多晚上睡不着,早上会有熊猫眼”(其实我是不知道眼圈用法语怎么说),她想了半天什么叫做“熊猫眼”,想通了之后突然开始大笑,还说中国人太神奇了,居然能想到那么形象的比喻
之后Enver被她笑了好几天的“熊猫眼”,而且她每次笑Enver的时候都要超自豪地说自己是人所以没有“熊猫眼”的问题,之后又开始自己大笑
看她捧腹大笑的样子真的让讲笑话的人超级有成就感呢~
工作方面,Anra也是属于认真型的,完全不会因为自己先比我进公司就摆出“前辈”的高姿态来
相反,只要遇到和Photoshop有关的问题,她都会很虚心地向我求教,也会经常找我们来商量,不会因为我法语不好就把我晾在一边
PS:Anra是我设计的最大支持者,她说我给她设计的名片她很喜欢,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打印出来的成品了
再PS:在我还在做网建的时候,就是Anra向Enver建议让我来做设计,应该会比Olivier做得更好
再后来,我就在她的推荐下正式接手了美工部分……笑~ Olivier,你本行就是搞Technique,所以也不算是抢饭碗吧?

韩裔法国人Olivier是我们这里唯一以法语为母语的家伙,换句话说就是他一句韩语也不懂……我们都不止一次大骂他忘本了,他虽然很沉痛可也超无奈:谁叫他是法国家庭长大的二代移民呢?
作为公司的唯一正式员工(他是技术工,其他人都是实习生),Olivier的出勤率却不敢恭维:一周有3天都不在公司——其中一小部分原因是他要在外跑业务,而一大半原因则是因为他要考试
可怜的孩子,因为囊中羞涩一直都没有上大学。还好Enver蛮器重他的,资助他考学,而且一定要他拿到Technician的资格
不过Olivier似乎还蛮不领情的样子,每次考完试回来都说再也不想上学了= =b
真是辜负大家期望的坏小孩……
因为工作范围的跨度太大,所以我们在工作方面基本上是没有交集的。不过他很喜欢拿我做的东西来研究(因为之前都是他来充当美工的角色),然后三五不时地发出“我有重大发现”地感叹——“你逗号后面没有空格!”= =b
这家伙……法国人大惊小怪的毛病倒是学得挺全……

搞文书和Marketing的Salma是摩洛哥人(注意,此乃摩洛哥,不是那个富人集聚的摩纳哥),以阿拉伯语为母语的她法语却流利得惊人
因为她不是全职实习生,所以平时见她的机会也并不是很多。不过几次交谈都感觉她是个相当活泼健谈的女生
而且她说话超级直接
记得有一次她没来上班,于是Enver叫Anra打个电话给她
只听Anra那厢聊了半天,放电话的时候想了很久告诉我们“老实说这个情况有点难解释”
后来Anra告诉我说Salma她痛经起不来……可是这该怎么向Enver转达呢?
想来这种情况大家都会说自己病了,像Salma这种完全不会撒谎有啥说啥的家伙还真是……呃……
有才吧||||

以上,就是国际联军的简单介绍也~ 虽然只在工作了两个多星期,不过感觉这里的工作氛围很好,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经常互相帮助,而且也不会排挤谁或者背后说人坏话
像是一个由“老外”组成的公司里工作还蛮神奇的,大家因为生活习惯、文化背景的不同,所以工作中经常会出现很多有趣的事情
因为都来自不同国家,反而很容易便融到了一起:反正在法国人眼里我们都是老外,那老外帮老外也是很正常的咯~
总之,能在这种氛围相对轻松的环境下工作还是很幸运的
而且,应该也会更容易地激起工作(赚钱?)的斗志吧~
总之,似乎身体里Fighting的细胞又都复活啦~
同志们也要努力奋斗哦!为了我们的银包革命~~~

稍许刺痛

看到新闻关锦鹏为范坡坡的《春光乍泄----百部同志电影全记录》写序
看来同志电影也准备走向主流了
吃不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能通过电影来正确引导大众思维,从而达到互相加深了解,打破隔阂,那自然是好的
但如果只是以“同性恋”做噱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捞票子,既不尊重事实也不分青红白乱拍一通,那就是对他人的侮辱

对于不断“挑战极限”的各路名导,或者初出茅庐想闯荡一把的愣头小子,NONO在这里只有一句话想提醒:
如果不了解,真的,就别淌着趟浑水了
把自己弄脏了——放心,没人关心你是干净是脏
可要是把水搅浑——那你丫绝对是人神共愤——靠你TM找抽!
NND,别以为同志就都没脾气啊!

×××××喝杯茶,降火分隔线×××××

想起去年刚到法国时看的一部同志电影《MAURICE》
中文翻译过来叫做《莫里斯的情人》
讲得是以二十世纪初英国为背景,一对情人在爱情、理想、恐惧与现实中的挣扎与沉沦
因为看的是法文版,所以很多情节并不是很明白,加之剧情冗长,并不觉得很精彩
也许只有结局那一瞬间才能定格为经典:

……Maurice告诉Clive,他爱上了Scudder,并愿意与Scudder永远生活在一起后,Clive心情复杂地走进卧室,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的妻子Ann,他从背后抱住她,热烈地吻着她的头发,Ann受宠若惊地笑了一下,她从镜子中诧异地看着Clive,因他很少有这种亲热的举动。Clive关上一扇百页窗,划上插销,他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着Ann,微笑着。他走过去去关另一扇百页窗,心中突然涌起的难过使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看着窗外,那一直珍藏在心中的往事又一次历历在目——
  窗外的草坪上,当年读书时代的Maurice向他跑来,一如他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年轻,俊朗,他向他跳着、叫着,他向他招手、呼唤……他的微笑,他的神情是那样地动人,那样地令他心动,令他向往……那是他生命中最纯洁最美好也是唯一的真爱……
  Ann走过来,用手臂环住Clive,问道:“你刚才在和谁讲话?”
  Clive也微笑着:“我在背演讲稿。”
  就这样——影片最终定格在Clive透着深深失落神色的双眸里……

也许有人会说这样的结局很俗,特别是在当前煽情片此起彼伏的时代
但我想说这样的结局真的不是煽情
现在回想起Maurice朝Clive招手的那个镜头,感动甚至更胜于当时
那是一种让人心痛的爱
不能说,更不能触碰
只能靠回忆,一点点,当作自己曾经爱过那个人的证据
永远隐藏

続きを読む

你还记得吗?

有些经典,我们称之为经典,也许并不是因为它们无与伦比的优秀
而是,什么东西,一旦沉淀了时间的味道,就会让人难以释怀
对于那些带着些许模糊,却总也抹杀不去的回忆
我只想问一句
“嘿,你还记得吗?”


zyl_0810_1173709188584045.jpg

続きを読む

仅此而已

很多年前,在我还沉迷与小人书和漫画时,曾不止一次地梦想成为一个漫画家
大一点得时候开始懂事,爸爸以前是搞漫画的,多少也了解一些国内市场的不景气,再加之自己每天赋且没恒心,便断了这一想法
高中的时候很迷设计,妄想成为设计师,为此还学了一个多学期的素描,却始终连线都画不直——橡皮用得比炭笔还多
好自为之,放弃
后来家人觉得我英语成绩好,自己也觉得“不如就学外语吧”,于是考了法语系
受这门很艺术的语言的熏陶,四年大学生涯居然愣没有一项和艺术沾边
——除非“恶搞”也算是艺术的一种

认识一些搞美术、做漫画、整网站的朋友
大一的时候尾巴给我看她画的HAKUEI,心惊“原来把真人漫画版了也能如此神似”
那时的尾巴还不会CG,她似乎还为此惋惜了一阵
然而现在的她俨然有了CG高手的风范——不夸张,真的,虽然对她崇拜的布袋戏一点也不过敏,可不得不承认她画的图很漂亮

阿血是我一直很慕的人,就是有人可以画图、写文、网建,样样上手
还一度以她为目标努力,为此还跑去和张旭学了一个小时的PHOTOSHOP
可因为热爱的程度不同,我的追逐始终不上她进步的速度
她现在已经开始研究4D渲染了——而我还是在PS,PS,PS……
终于我知道了停步不前的可怕
一个人 如果丧失了恒心,那他无论比什么,都是输

RUYA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学计算机专业的人
印象中似乎只要是网络问题她都无所不能
在我还是个网络小白的时候 人家已经开始弄网站,一个接一个,从整体设计到美工细节都很讲究
旁观的我,除了慕还是慕,像傻子一样地慕
然后我也去开那个所谓地DREAMWEAVER,怎么开的有怎么把它关了
异次元方程式,看不懂

大学4年的记忆大抵如此,后来尾巴和阿血投身房地产,RUYA在弄美容产品,我跑到法国学多媒体
9个月后在信息公司做美工
真TMD讽刺,人都死光了?
还记得面试的时候老板问我“你会弄动网?”
我说“我会用FLASH”,于是他让我搞网建
后来公司要重新设计LOGO和宣传册,老板问我“会做图吗?”
我说“我会用PHOTOSHOP”,于是他让我做美工
可他从来就没问过我有没有受过美术教育
这就是21世纪的美工,根本不需要任何美术知识
会用电脑,会把别人的图剪下来再贴到自己那里就行了
需要自己打草稿,绘图吗?
没听说过,呵
同事说了,画图浪费时间,直接电脑不是更快?
原来时间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瞎白活

美术,设计,永远是最悲哀的行业:怀才的不遇,无才的不期而遇,行家不入行,入行的都是门外汉
美术功底不重要,才能更不重要——似乎真正渴望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却总是三过其门而不入
罢了,反正大家最后做的工作都不会是自己喜欢的

我算是幸运,因为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喜欢美工这个行业
虽然很累,很辛苦,而且呵自己想象的不尽然完全相同
可它总归是和我小时候的梦想有着一定程度的接近
只是,总是在恍惚之间想着,我凭什么得到这份工作?
是因为那一小时毫不专业的PHOTOSHOP讲解?
是因为那半年基本上就没听懂过的“多媒体硕士课程”?
或者说是那张尚未到手的,几乎没有含金量可言的文凭?
如果是这样,那我应该是觉得可喜、可笑、还是可悲?
那些比我优秀得多,却因为种种原因在做着完全不相关工作的朋友,她们哪一个都比我更适合站在这个位置
和才能无关,只是这个世界太不公平
而我也只是比他们幸运
仅此而已

强人

今日去韩寒大人的BLOG,看到其精妙反驳某专家的文章,再次感叹强人就是强人,比某星的无聊写手要有水平多了
虽然在市场经济宏观调控的炒作大趋势下,韩大人是有意无意地也跟着炒了一把(而且还挺成功的,不是吗?),不过好歹人家也是靠自己的笔杆子吃饭的。不否认他三五不时笔锋是尖锐了些,思想是前卫了点,但人家是有啥说啥——不像某号称影视歌三栖才女明星,自己吐不出来还要借别人的喉咙代呕,还非要把那堆臭不可闻的垃圾说成是自己的呕吐物;更不像某晚节不保的才子作家,新作没有口水却不少,最近还染上了狂犬病,见人就咬,世人避之而不及,他倒还沾沾自喜

说多了,这些倒不是针对某人某人和某些人,只是看到某些现象颇有些不顺眼而已
当然也不排除对韩大人的欣赏,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像他那般有理有据又有文采地骂人
也许有人会说搞文字游戏吐槽骂人是一种虚伪的野蛮,那我倒想知道大多数道貌岸然者被人踩到痛脚便直接上去开咬莫非就是一种文明?
或者说,是崇尚原始,回归自然?
可惜从历史学上说,“野蛮”还是比“原始”要进步一点的
要是您看了这句话又被踩了尾巴想继续咬——得,要当元谋人的您自己当去,有本事连衣服都别穿——我们是野蛮人,我们还做我们的衣冠禽兽


以下转一下韩大人的几句妙言,个人觉得很有意思

今天看见报纸说我误导青少年,希望新闻出版署监管或者处罚。因为上期有个问题问我,“你怎样看待现在未成年人的性早熟现象,以及一些小男生小女生过早偷吃禁果?”我的回答是:“完全支持理解,但需要做好防护措施。”
他们说,我的回答太刻意前卫了还很荒唐。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你们要说这前卫也没办法,那只能说明你们太后卫了。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是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带到沟里去,动不动要拿误导来说事呢,我在专栏里以我的理解说男性生殖器的合适长度是20厘米,怎么没见那些专家去拉长一下啊,这说明你们还是有脑子的嘛。或者某些人本来就喜欢借光明的口干卑鄙的事。此外,《今,日教育》杂志的主编说,绝大部分教育界的人士都不会赞同。
这太好了,依照我的经验,所谓教育界的专家大多都是满嘴仁义道,一肚子男盗女猖之人,什么事能得到他们的赞同肯定不是好事,就好比现如今什么电影通过了电影局的审查肯定不是好电影一样。
十八岁是法定的成年年龄,但我经常听见感叹说,我十九岁才开始谈恋爱。然后众人诧异他起步怎么那么晚。中国的特殊情况是,很多家长不允许学生谈恋爱,甚至在大学都有很多家长反对恋爱,但等到大学一毕业,所有家长都希望马上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而且最好有一套房子的人和自己的儿女恋爱,而且要结婚。想的很美啊。
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早恋或者偷食禁果。无论什么样的年龄,只要双方喜欢,心甘情愿,任何的感情或者性行为,都是天赋人权,那是人类最大的权利,是不能被别人干涉阻止的。 这就是我前卫荒唐的观点。

生日末班车

现在是法国时间6月6日23点,罗生日的末班车
因为时差的关系,昨天和大家一起倒数的时候感觉有些郁闷:人家那边的0点是我这里的下午6点
不过不管怎么说,能和一群迷们共同庆祝偶像的生日,都是非常快乐的~

对了噢,罗她真是个很可爱很憨厚的家伙,一点也不做作,虽然群聊的时候打字巨慢(爆笑~其实是我们太快了啦~),不过看得出她真的很耐心,仔细看着我们送给她的每一句祝福,一个个地给着回复
她对歌迷真的超关心呢~
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也还真挺八卦的:她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现在住法国的啊= =|||
我说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E时代果然有够恐怖!

続きを読む

搬家

昨天终于彻底把家搬了,现在住的是市中心的豪华(?)住宅:
交通便利最便利的繁华路段
个人房间有20平,有个风景超赞的个人阳台房间内部装修不久,家具是木质的,超新~
电话线、网线、电视线齐全,而且是包月的~国内座机任打~
最神奇的是我的电脑居然居然可以上到新居的无线网!太神奇了!要知道之前在别人家里试了好几次都搜不到别人的网呢……
果然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随便用= =b

搬家的时候整个NUTELLA家族都出动了,感动~谢谢大家了~~
扫除的时候差点没累死,好久没对这么大间房进行打扫了,对体力要求还真大……
结果一直收拾到晚上10点才吃了饭,哭~
不过看到房间被整理得超干净还是很有成就感D~

由于DC君的持续罢工,暂时没有新居图片,请大家耐心等待吧|||

狂人のDNA鉴定

NO*no

  • Author:NO*no
  • 年龄:半大不小
    性格:忽冷忽热
    爱好:变来变去
    生活:半温半饱
    人品:不好不坏
    格言:得过且过
    总结:烂人一个
狂人の大事件
狂人の七嘴八舌
狂人の月历
五花八门の狂人日志
計數器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