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巴黎归

在巴黎过了圣诞和生日
感觉有点怪怪的说……
其实PARIS和GRENOBLE还是有点相似的,或者说整个法国都很相似。

可能是第一次在国外过生日的缘故,感觉有些凄凉……然后在巴黎做了好多奇奇怪怪的梦,比如说回家啦,比如说回广外啦……
在圣母院写了明年的愿望:
希望下次能和爸爸妈妈,老弟,小松鼠,末末,古古,尾巴,董晨,小帆帆,高中死党……一起再来这里。
这真的只是一个愿望,哈哈~

图的话,过几天补吧,上网不方便
大家新年快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说点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好说的,基本过得很平淡
“平淡”的意思不是说完全没事发生啦……

13号去了法国第一场面试,内容是帮Grenoble的CIBC(人才交易中心)做官网。
管面试的那个大哥人超好的,健谈到不行。
但就是个超级不认真工作的家伙……总在面试期间问些完全与工作不搭的东西。
比如说他可以前一个问题问你“在大学都学过些什么?”,后一个问题马上就变成“有没有在法国旅游啊?法国好不好玩?”
大哥你的思维到底要跳跃到什么程度才甘心啊= =b

最不能忍受的是——那位大哥居然是个彻头彻尾的电白!
他连网页该用什么软件制作都不知道OTZ……打开他们公司之前那个网站更是空白得骇人——根本就只有一个页面,除了题头和介绍,连个连接都找不到||||
那位大哥坦言此公司员工全部都是网络白痴,除了收发邮件其他都不会……
倒啊,严重怀疑他明不明白我说的那些专有名词。而且非常怀疑他以什么标准来选人!
不过算啦,反正我对这个面试也不抱太大希望的说。
只是蛮同情那家公司的,因为他不是请我就是请我同班同学的了,但无论请谁,最后来的都一定是只只学了3个月Dreamweaver的菜鸟……
话说回来,就算我们这些菜鸟随便做个什么东东都比他们现在这个网页强||||

节选一下面试的经典对话:
NO:你们对网站有什么要求吗?
电白:我们要有菜单有连接的那种网站。
NO:(废话啊他= =b) 那……对网站结构之类的有什么要求吗?比如说想要动态的还是静态的?分几页?要几个主要连接?需不需要可以直接在页面进行注册那种……
电白:吓?这个我不知道啊……你看着办吧~
NO:(倒)呵……呵……如果有幸通过你们的面试的话……(心语:靠!服了!居然把你们公司的网络大事交给实习生看着办!= =b)


PS:考试又来了,真倒霉,二十几岁人还要被考试折磨

酒精中毒

长这么大都没试过喝醉,然后我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喝醉
会直接酒精中毒。
星期三凌晨喝了点闷酒——我印象中的一点。后来再看酒瓶的时候发现根本就是喝到只剩下一点了……
也就是说,自己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狂灌了不知道多少杯。
记得一开始是自己和自己说话,然后就去了床上睡觉

但是……
听说从5点开始就叫得非常凄厉,惊动了邻居,后来好象一个邻居叫来了Accueil的人开的门。
然后他还把EMMA、MOMO她们都叫过来……
那时候都已经看不到大家的脸长什么样子了,而且吐得很厉害。据目击者称,大家进去之后全都呆了,以为看到命案现场,我手脚冰凉面无血色在里面发疯……
应该说还是有一部分记忆的,好像又拼命拽着别人不让认识的人离开,还说了一堆有的没的。
当时就意识到自己一定是严重扰民了,但完全自控不能,好像灵魂和肉体脱离了一样,自己看自己演戏。
身体很受压迫,难过得要命,可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难受。
我觉得好像有人要杀我,很恐惧;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不知道该怎样形容,但我知道它很危险。我不想接近它,可是它一直在接近我……
那时的想法就是觉得自己一定会死,很害怕又哭不出来,只能拼命叫。
这么说也许很夸张,可那时我就是觉得自己一定是活不成了。

后来貌似被人好不容易弄到床上去了,因为闹得很难受吐得更厉害。应该说我在失控状态下的潜意识还挺厉害的,拼命告诉自己死都不能吐到床上,所以有好几次拼命撑起来往地上吐……
说个比较轻松的段子吧:
清醒后听EMMA说我那时一边吐还要说“我这么有洁癖的人,居然把被子弄脏了”……
我……我没这个记忆了,但可以肯定这绝对是我说的。
她们说听到那句话搞到她们本来超紧张的可是又超想笑……
再后来,貌似就完全没意识了。

等恢复知觉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多了个医生。
据5位目击者一致通过,此医生乃帅哥一名。
可是我因为酒精中毒完全看不到他的脸……
当时的第一想法就是“天啊,怎么连医生都来了!难道我要死了吗?”
我想我和那个帅哥医生应该还挺合的,因为他看到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问旁边人“这女的是不是要自杀”……
还好这句话我没听到现场版,是经由他人转达的。
不然我真的很想死……
应该说那时的状态好了很多,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喝醉而且闹得很厉害。虽然还是很晕很难受,不过已经能听懂医生在说什么,还可以回答他。
很强的是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还听懂他问我对什么药过敏,而且居然还答了“青霉素”;而且他要什么证件都还知道自己放到了哪里,拿完证件还知道锁柜子。
然后和旁边的人说“我没事”,然后自己在心里默默地想自己肯定还没清醒,虽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医生给我开药的时候,还很顽强地跑到洗手池又去吐了一通
吐完的第一句话就是问MOMO“我没吐到床上吧?”
后来我觉得自己真是天才啊,那种情况下不是都会先问自己的身体状况吗?可是我居然关心张床多过关心自己。
不过MOMO还是有很认真答我说“没,你还挺厉害的,全吐到地上了。”

因为医保的那张卡还没有收到,所以用的是EMMA的那张。
对不起艾玛了,害她刚拿到的新卡就有了“饮酒过量,酒精中毒”的记录……
医生说我混了两种不能一起喝的酒,而且酒精摄入量早就超出一介女流能承受的。不过因为胃弱,大部分酒都被吐掉了,所以暂无大碍,捡回一命。
之后我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份处方药单:头痛和止吐药。
等医生走掉之后有点后悔没让他开点失眠的药给我……不过估计说了他也不会开啦,都差点当我是自杀未遂了……

之后大家就都去上课,而我也浑浑噩噩一边睡一边醒。
一直到了中午才终于能下床,第一件事跑去洗澡……
都不知道自己搞成这副死样子居然还好意思睡得着!
然后就开始拖地和洗衣服,很心痛发现新买的毯子被弄脏了一块……
那可是我新买的毯子啊!
等弄完这些之后发现自己的活动能力已经到极限了,而且又开始吐,彻底虚脱。

一直睡到了MOMO叫我吃晚饭才醒……
大家特地煮了很清淡的一餐,还破费了RINE和小美空运来的西洋菜和榨菜。
我真是个罪孽,严重扰民还要全世界的人照顾我……
那时候真的很想哭,和所有人说了对不起。
EMMA说我这样做最对不起的其实是自己。然后又说健健康康地活着是最好的。
相信我这绝对是最后一次——我想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其实很容易就会死掉。
我发现自己其实很怕死,我一点都不想死。
再一次觉得能和大家住在一起好幸福。
如果就我一个人的话,也许真的会在房间里发疯死掉吧……我不敢去想,只能说,自己太幸运了。
还有朋友,还有关心我的邻居。

晚上的时候楼下一个平素交流不多的邻居上来看我。
她说早上听到我在叫得很凄厉,但是她有点害怕所以一直不敢过来。
再次愧疚自己的扰民,拼命和她道歉。
又一次被原谅了,还得到了拥抱和bisou。她说我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开心的话随时都可以去找她。
这么说可能有点矫情,可是那时我只能想到
我还活着……活着真好……

应该说是场无妄之灾吧,莫名其妙搅和出的闹剧。
我在墙上贴了“戒酒”的字条。
酒这种东西以后都不能碰了……
应该明白了吧,生命真的很珍贵。
对我是如此,对关心我的人也如此

讨厌的天气

周五考试,让人莫名其妙的Director
一共5道题目——前2道题严重侮辱了我的智商,而后3道题又被我的智商严重侮辱了……
我想,我,大概,似乎,应该还是能及格的= =b

可怜的PC君日前有寿终正寝的迹象,多番调试依然常出系统操作方面的纰漏,还原了2次效果都不大明显。
不过以目前的状态根本不可能让电脑重装……所以小电放心,老娘是绝对不会让你崩掉滴!
我亲爱的小电吖!你只要再坚持半年就好了!只要再半年,我一定让你退休的……所以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撑下去的说!
有件事情始终搞不明白——为何难得有点“IT精英”的感觉,却还是把小电搞得寻死觅活。
算了,很多事情不是人类能解释的,比如说电脑= =b

由于PC君状态的影响,许多娱乐活动都处于半封锁状态,连新下的文都不敢看太久,可怜的我……

心情极度浮躁中,一个星期的高强度的Director练习导致肩背肌肉严重劳损,右肩痛得要死,连晚上睡觉都会痛。
开始无限敬佩那些天天对着电脑的IT精英白领一族们,莫非说他们的肌肉被钢化了?怎可能一日到都在打字呢?
单是要我打点程序就已经很痛苦的说……

*****无聊分割线*****

前阵子碰到在Q上N久都没露脸的家伙,那家伙二话不说就推荐了《流莺》和《流莺》的广播剧给我。
为那个都已经猜到结局的悲剧哭了半个晚上。
真的不是我脆弱,也不是那个故事太感人。
只是那夜的天气太清朗,星星太漂亮,晚风却太刺骨的缘故。
所以我们说白天晴空万里是造福,而这种情况放到晚上就是作孽。

嗯,第一次发现孤独其实有好处的
哭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更无聊分割线*****

周三去见面试法国的第一个实习
运气真好,地点离学校和宿舍都好近
貌似很难……
狂人のDNA鉴定

NO*no

  • Author:NO*no
  • 年龄:半大不小
    性格:忽冷忽热
    爱好:变来变去
    生活:半温半饱
    人品:不好不坏
    格言:得过且过
    总结:烂人一个
狂人の大事件
狂人の七嘴八舌
狂人の月历
五花八门の狂人日志
計數器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