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Vacances!

度过了超级幸运的一天,找回丢在电脑室以为肯定会被人拿了的U盘,还有同学帮忙做作业>v<
最重要是——今天两门超级恐怖的课都被删掉了——哇哈哈哈哈!!!(汗,我到底是不是去学习的= =b)
超级期待明天啊!因为……嘿嘿嘿~~~明天要去南特找莹莹啦!
然后是无限美好的万圣节黄金周>v<
来到法国的第一次独立远程旅行,希望我这个路痴不要搞出什么状况来才好~

好像开始和同学比较合得来了的感觉,在这个地方真是要主动去和别人搭话才行的(虽然经常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
不过那些讨厌的老师就还是很讨厌= =b 明天又要去面对那个该死的动画老师,超级无敌爆讨厌他的!什么都教不会人家!
学校为什么会请那种笨蛋做老师啊!(怒)

最近刚和学长要了关于Flash、Dreamweaver和Director的教程来看,虽然这些东西在以前看来觉得好复杂,可是……好歹是中文的,比老师讲得都不知道要清楚多少倍的说|||
对于动画那个东西实在是完全不上手,网页制造的充其量也只是低空飞过勉强达标,FLASH越学越复杂目前已经有点晕眩了……编程这种东西实在不适合我这个抽象到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抽的大脑,什么PHP语法指令啥的真是要命啊啊啊!为什么我要跑去IT产业摸爬滚打啊真是吃饱了撑的找了个最不上手的东西来学!!!!!
我的本科和硕士都选了曾经最不擅长的科目来修= =b

还是不要想那么多,我先放假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幸福就是一杯热茶

记得高中语文课,老师曾让我们写了篇名为“幸福”的作文。
结果大家的得分都不高,老师很无奈地说我们一群积极向上的年轻人对“幸福”的认识怎么不外乎是“冬日里可以喝到杯热茶”,“回家发现晚餐是今天想了一天的美食”,“每天起床都发现自己还年轻”,“身体健康衣食无忧”……
后来,老师对我们这代做了个总结:
“难道你们就没有理想和上进心吗?”
真是让人绝望的一代。

请原谅我们这些从表象看有些麻木的一代,我们想的东西总是很肤浅。
并不是只能看到眼前的东西,只是,未来即使能被构思,却始终显得太遥远。
原谅我虽然不是属鼠的但鼠目寸光。
如果一个人每一餐都能用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填饱肚子,那他真不是一般的幸福……
我的幸福,大概用一杯冬日里的热茶就能换个七七八八了。

***********

EMMA生日时玩“2000年前歌曲大接龙”,结果玩哭了三个人。
不知道谁起头唱了“鲁宾花”,结果有心灵脆弱者落泪,结果一神经大条者马上唱起“小嘛小二郎”来活跃气氛……
唱到“只怕先生骂我懒”时又唱哭两个心灵脆弱的人。
好吧,我承认自己就在“心灵脆弱者”的行列中。
没想到在外国第一次掉眼泪是在别人的生日上,真有够丢脸的。
讨厌EQ不能自控的自己。
还好,大家恢复得都很快。毕竟我们都是从小就“难过”出来的一群,只要是死不去,小风小浪和大风大浪其实没什么区别。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懵懵懂懂就过去了。

说个小插曲,在我们玩得最疯时候,住EMMA隔壁那位可爱的小B突然来敲门(不知道小B?那小受知道了吧?)。还因为我们太大声吵到他,结果开门才知道原来是来请教中国字的,还和我们聊了半天才离开。
蛮诡异的,那孩子从来都没主动敲过别人的门。
后来EMMA姐一语道破天机:
“昨天晚上他们两个好像吵架吵得蛮凶的。”
喔,原来我们被卷入夫妻吵架了= =b

再PS一句,小B来的时候可爱的小美同学正处于大冒险游戏中的“内衣外穿”形象,但且因为他来得突然所以大家都忘记提醒小美紧脱下来。
一直到小B走了一阵子大家才醒悟过来……
小美痛哭说自己人生没希望了一定会被当成变态。
后来大家安慰她的台词是:
“没关系啦!他又不喜欢女人,再说人家都名草有主了~(虽然目前冷战中)”
“放心,你对他没吸引力的!”
“他好像都没发现的样子,说不定都没往你那个方向看。”
不过看被“安慰”人的表情貌似很想把我们从阳台推下去……
呃,不管怎么说,在好歹是我们这栋的帅哥(虽然是B)的面前内衣外穿还被视而不见确实是件很想死的事。

************

晚上挤到EMMA的房间去睡觉,发现1米宽的床挤两个人睡实在是种折磨。开始超级佩服EMMA那两个邻居来。
因为睡不着所以一直聊天,从很无聊的一直到很私人,很内心的问题。
被EMMA说白天的我和晚上的我很不一样。
晚上的我乌云比较多一点,阳光有点照不进来。
我本来想笑着说“因为晚上没有阳光”,结果最后只“呵呵”笑了两声就不了了之了。
这就是所谓的“阴暗面”吧。
其实有时候自己也说不清楚,所谓的“心”到底要到什么才甘心。

晚上去上厕所时听到那对冷战中的情侣貌似和好了,走过他们门口的时候听到热烈的说笑声。
回去告诉EMMA后她很失望地问“只有热烈的说笑声吗?”
我做了= =b的表情,义正严词地批评她思想不纯洁。
之后说……
“如果听到了别的声音我会这么快回来吗?至少趴在他们门口听个十分八分啦!”
EMMA经过反复比较后觉得还是我的思想比较不纯洁。

后记:因为EMMA糟糕的睡相一晚被整醒了N几好几次,最惨的一次被她整个人压到墙上差点做了标本= =b
严正提醒EMMA,请以后稍微改正一下睡觉时做体操的习惯,不然和你一起睡的人早晚会被你SM死的||||

一人一只苹果

2005年11月20日,在地王的“Everything Post”听到这首歌。
没记错的话是CO2的歌,歌词啊旋律什么的全忘光光了。
只记得个歌名:
一人一只苹果

如果每个人都有一只苹果,那我的那只又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


2006年10月19日星期四,恐怖大王从天而降。
上完最后一节课,出课室,看到EMMA、RINE和小美。
小美在哭,然后RINE也哭了。
就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
引因是老师说她们上课也听不懂,所以来不来都无所谓。
爆发的是积怨。

结局是很感人的,EMMA他们班一个曾在西班牙留学过的同学很亲切的鼓励了她们,说全班同学都会想办法帮她们。
小美说看到那个同学跑出来追她们的时候感动得想要抱着他大哭。
最难过的时候有人安慰真的很幸福。


我们来这里1个多月,大家平时都是笑着过日子的。
真的,并没有什么特别难过的地方,只是融不进这个社会而已。
别人说话我们像个傻子,别人讲笑话我们不知道笑点在哪里。
上课需要老师特别关照——前提是老师性格够好的话。
不然就要迷茫整整2个小时。
借同学的笔记回去温习,觉得自己几乎好像没上过那节课一样,和自己写的东西大相径庭。
有时候我真的在想自己到底要糟糕到什么程度才甘心。

中学,包括在大学都有一段挂车尾的生涯,也有过那种想找个人诉苦但又不知道找谁的日子。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似乎又有一些不一样。
我很想说话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别人在说什么。
每次加入别人的对话,都是一次突兀地打断他人话题。
好像这个世界和我彻底划清界线了,我不知道它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它也不会关心我怎样。
有时候在看到别人聚成一群兴高采烈说着些什么而我却在角落和仅有的几个难兄难弟没话找话时真的很想对他们说“我也是人,我罗嗦我从众我还很俗所以拜托你们不要把我丢在这里不管!”
可是这些话真的太深奥了,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
真的,从没有如此想让自己改变过,可却又如此地无从下手。

我很难受,很委屈,而且非常孤独
这听起来不像是真的,因为来到这里我没用“难受”来形容过自己的生活。
因为似乎找不到什么可以让我们“委屈”的理由。
因为只要是在有人在的地方,我都在笑着——不管是真的高兴,还是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只好以笑敷衍。
因为我们总是很多人,看起来就像根本不可能会寂寞一样热闹着。
我们应该是……令别人慕的幸运留学生。


一人一只苹果,可是我的那只,在这里,找不到

VIE

照镜子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发长长了不少
貌似也没那么卷了
总的来说,似乎有好看那么一点点的样子……前提是如果散下来的话
可是最近都很不喜欢散头发的说= =b

一如既往的忙起来从早上8点上课到晚上7点半
闲的时候也一如既往的……非常闲||||
目前的状态是每星期12节课,每节课2小时及以上。听课的状态是:3节课因为是TD(电脑实践)所以完全不用复习;2节课是讨论活动,但本人的小组活动基本是参加了等于没参加(同学讲话是配周杰伦音乐的= =b);多媒体语言分析课上了和没上一样,2小时完全不知道老师是在说话还是在唱歌||||;还有一节课是英语,目前在学Present perfect tense,天天跟老师念“I have been to China……”

买了新的香水,Guerlain的L’instance和YSL的Opium限量发行版。
贵得要死,但人总得有一两样没用的奢侈品;反正钱是万恶之源,万恶之源应该尽快用掉。
……
我说说而已,大家别当真= =||||
其实香水是从饭钱里省下来才是真的……因为经常没时间吃饭所以……我吃东西超级不用钱啊= =b

来到法国后抽烟超级严重,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烟超级贵,一定会3天就抽完一包的。
还好因为很贵……还好很贵……所以我一定不会抽了T_T
……
这个也是我随便说说的,大家也别当真= =b
在法国戒烟的可能性根本就是0,根本是不会抽烟的人到那里都能学会的地方T_T

最近总有个什么“耶和华见证人”(基督教的某一门派样)在大学城狂做宣传,托他们的福老娘都快被上帝他老人家烦死了。
不能崇拜偶像不能看同人不能YY的宗教进去=受罪,才不要做什么基督徒呢!
有一次被缠的很烦所以索性谎称自己是同性恋= =b
结果……我发现这招真不是一般的好用,劝教的一听这话马上以“异端”的眼神盯了我N眼后有多远闪多远凉快去了||||
……亏他们还有脸说自己的宗教是“将平等与博爱发扬到极至”……
真是上身穿了西装下身没穿裤子,走在街上还不嫌自己丢人

最近煮饭超级快,而且煮一顿吃好几餐
在享用过饭堂和外卖店后我已经下定决心以后能自己煮都自己动手了
真是随便整点什么出来都比外面做的好吃T_T
除了PIZZA,其他快餐真的是“只供食用”,要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根本连碰都不想去碰那些东西。
特别是一种叫做 “Quiche”的奶油塔,简直是在挑战人类味觉承受能力的极限……
我就不明白明明是那么好的食材,到他们手里怎么就变成能媲美生化武器的危险品了ToT

最近超级想回家(和“想家”的意思不是很一样,不过也没有很不一样……总之,微妙= =b)
EMMA说她有几次梦到回家了,可是我自从来了这里都在梦一些和现实三不靠的无厘头情节。
为什么连做梦都这么不公平啊!

老实说我觉得这里的生活有点奇怪,呵呵……

那支叫做MIG的乐队

来到法国的第一个月零两天,第一次去看了乐队演出。
专门欢迎新鲜人(特别是留学生)的MIG专场演出,排场相当正式,本校的校长大人还上去致了死长的发言词(内容参照新生入学欢迎稿)。
对于MIG这个乐队,我这个老外是完全处于不了解状态的,连他们有几个人,是男是女,年轻年长都完全未知。
简单来说,小白的我完全是被“免费”和“乐队”这两个名词给吸引了。

直到MIG出现的那刻才知道他们一共有6人:Vocal,Guitar、Bass、Drum、Keyboard、DJ。主音是唯一的女性,大概是身材和气质的关系,她一出来我们都觉得和莫文蔚神似:身材不高却手脚修长,很酷,有点神秘感,而且嘴蛮大的(笑~)很讨人喜欢的女性。
演出开始的第一感受就是音响效果奇好:完全没有杂音,各种乐器及主唱的声道分配得十分完美,音乐很清楚却不会震耳欲聋,尽管我们就站在离音响不远处却听得相当舒服。这让我不由自主想到在地王听演出时的凄惨景象:往后站看不到人,往前站又会被音响震得半聋,杂音快能上音乐声,而乐器声又完全把人声淹没……
应该说MIG的风格带点迷幻和哥特风,并不ROCK。女主音可以说是天生就应该站在舞台上的那类人,她只要站在那里存在感都十分强烈,而且她的声音很有神秘感和穿透力,音准和咬字都相当清晰,对声音的掌握可以用“炉火纯青”来形容了。
BASS是个很会煽动气氛的家伙,很会和观众互动;而且我注意到他用的BASS是Fender的,有型兼有料,估计价格得在我一年生活费之上|||
GUITAR是个相对内敛及沉稳的人,感觉像个乐队的背后灵,比鼓手的存在感还差,性格真该和BASS调换一下。
DRUM有点胖胖的,但是相当灵活,不知为什么他总让我想到LL的阿晶,总觉得他们是一挂的(笑~晶没那么胖了啦~)
KB长得蛮帅,可惜人太严肃了,总是不苟言笑,闷头弹琴,头都不见几次抬,完全不懂得运用其美貌。
DJ是个超级年轻的小朋友,谢幕的时候还会害羞,超可爱的!(抱歉,他太可爱了,所以完全没关注到他的技术层面= =b)

在两个小时的演出中,乐队的表现十分投入,现场的观众情绪也逐渐HIGH起来,很多人随着音乐摇摆,鼓掌。
特别是在ENCORE时,大家像是约好了一样整齐地鼓掌,喊着ENCORE。MIG一共做了两次ENCORE,即使唱到最后一首歌,主音的声音也没有丝毫沙哑的迹象,即使是最后一分钟也十分动听。

气氛很好,音响一流,乐队水准也相当高。
观众很文明,没有人吸烟,没有人POGO,更没有人会乱跳水,我可以放心地找个前排好位置,把整个舞台都看得很清楚。
治安很好,不用担心有人把自己的包包拉开,甚至掉了值钱物品都会有人拾金不昧地帮你捡回来,可以放心玩乐。
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会回想起广州的演出:糟糕的音响,投入有余但音准不足的Vocal,不断向后拖的演出时间,烟雾潦倒的会场,暴力的POGO跳水人群,让人质疑的治安……
相比较之下,MIG的演出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了。
是的,太完美了,所以反而觉得缺了些什么“不完美的东西”
也许是那些杂音,也许是那些上不去气的嘶吼,也许是那些胡乱POGO的人群,也许……是那几张熟悉的面孔。

在看完演出回来的路上,大家都很兴奋,不断在聊着MIG的种种。
我的思维却突然和现在脱节。不断回想起第一次和末末看的BAND ROCK在地王的情景。
两年前的这个季节,知道了那支叫做Larve~Lacis的乐队,第一次见到古古和JUNO。
然后我们就成了BAND SHOW的识途老马,爬团专业户。
认识了那些“活生生的ROCKER”:DS、肥猫、小辉辉、阿晶、大叔、少爷、李翔、青爷、老板、豪仔、雪利、胡椒……
遇到那些总是一起去BAND SHOW却叫不出名字的家伙:杀虫彪(盗版魔王)、樱桃小丸子、Loading的Guitar……
逐渐熟悉了只播杂音的音箱,学会从杂音中找旋律;开始能预测到哪个家伙会在哪个地方小走一下音,吼到那一句时会不够气(笑~李翔超喜欢走音的!大叔就是不够气的典型~);对乐器和音响在演出半途罢工,试音的时间比演出还长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解哪些乐队最热爱POGO和跳水,也逐渐摸索出一片“安全地带”;知道从哪个角度拉镜头能拍出最好的相片,学会了借别人相机的闪光灯拍照来省电……
我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习惯从地王或者SOLO吧脱走后和古古、JUNO、末末带着一身别人的烟味大半夜跑到那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去宵夜(说不定还是癞蛤蟆~)。酒足饭饱之后打个TAXI,说一路让司机叔叔汗颜的话题,然后死皮赖脸地挤到末末或者JUNO家去,3~4个人挤一个床,看视频到凌晨N点后迷迷糊糊睡到中午……
有点乱七八糟,很快乐的场,现在真的变成回忆了。

MIG的演出是完美的,它只是输给了我大学四年留下的最快乐回忆。

现在的我,是听着焦点的歌打出这篇东西的。古古说过焦点已经成为历史了,而这段历史只有我们这种对回忆耿耿于怀的家伙才能铭记于心。
焦点、LL解散,Colourful停止活动
没什么好意外的,人总是要失去一些东西。
我们可以管这叫做规律。
只是,在某一刹那,它会突然牵动一种名为“遗憾”的情绪。
只是,它总会在不经意间提醒我,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

来到这个城市后,我从没有为什么事情而想要哭过,即使是因为挫折,即使是因为思乡。
只有今晚,很想痛快地大哭一场。
哭一场,来祭奠那些失去的,却拼命想要找回来的
原来的生活。

学会找乐子的人生

PARTY

周四晚MC和CE专业聚会,主题是Personnage du film(电影人物)。
说白了就是COS+万圣节的混合体= =b
EMMA和RINE完全没化装(扮路人甲),小美穿了旗袍扮花样年华,而我和子彦穿得华丽丽的PUNK系私服(应该说是子彦向我借的私服啦||| 我是罪人|||)过去了。
结果是其他三人都完全没引起他人注意,但是我和子彦的受关注率就超级无敌高,还很线地被各路同学误会为那是中国的潮流,还要被人拍了好多照片||||(害我们只好说自己在扮日本摇滚明星= =b,把责任推给鬼子|||)
顺带一说,子彦同学的扮相很NANA~ 帅哦>v<

坐我旁边的是一很喜欢整蛊人的帅哥,可惜不是我们学校的(貌似是被一女生拉过来联谊)。可以说那晚的最大收获就是和此帅哥间接接吻了~
先不要尖叫,说明下情况:当时是因为某女(就是我啦~)抽抽下烟突然想要学吐烟圈,于是帅哥就把我正在抽的烟借过去做示范……
而示范之后自然就是把烟还回来啦,于是,某女也就很自然地……继续抽||||(汗,还剩很多嘛,总不能熄掉啦!)
虽然那帅哥的行为还蛮汗的,不过看在他是帅哥的份上,俺就不追究啦~(包括他四次偷拽我鞋带两次抓我口误一次DO人背只的行径也原谅了,我真是好人啊!)

那晚还挺多人扮成奇怪角色的:加勒比海盗、库拉伯爵、日本艺妓、60年代风明星、警察(附带警犬一只= =b)、野战营、仙女、巫婆、恺撒大帝、雅典娜等通通出动,景色巍为壮观。可惜因为那天的聚会太晚谁都没带相机,所以没有留念(泪~其实治安很好的嘛!) 不过听闻万圣节会搞得比这个还热闹~嘿嘿~考虑那时租套衣服来搞搞怪呢~

此PARTY从晚上9点开始到凌晨3点才散会,因为我们的公寓12点关门,所以11点多就不得不闪人了(泪~)
PARTY的结果就是第二天的上课出勤率不足半数,而还能睁着眼听课的又不足半数中的半数= =b
尽管如此老师还是表示“支持与谅解”了,笑~ 法国人果然是娱乐上等的民族~

引人注目的不良少女||||
punk.jpg



中秋

第一次在国外过中秋的感受并不会太凄凉,大概是四年广外生涯锻炼出来了吧?今年相反因为人多还更热闹呢~
除了没有月饼之外,似乎和广外的中秋节并没有很大区别。借着过节我们又超级自然地大出血买了好多食物= =b 包括一个超级奢侈的沙田柚(汗……不要小看这个柚子啊!它可是中国“进口”的!好鬼死贵的说!)
听闻今年为十几年来的最佳观月日,而且最佳的观月地点就是在法国,所以大家从N早开始就集到我房间去“盼月”(我阳台的的观赏角度最佳)。
郁闷的是……月亮虽然很美米错啦,可是那天的云也忒多了点,所以见到的基本上都是云缝里的月亮= =b
也许是因为中秋的原因,总觉得那天特别容易想家。平时的话基本上只要大家凑在一起都会觉得和没出国差不多。可是在中秋,即使很热闹,还是能很清醒地感觉到自己是个异乡客。
毕竟家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取代的吧。

PS:那天也有给古古和LILU打了电话,能和她们说话的感觉好好喔~~
不过……也好贵T_T|||

中秋吃草莓……也挺衬的啦~
berry.jpg


中秋团圆饭,很西化……
food.jpg


中秋的落日景象,很美
hill.jpg


这张就真是很中秋啦
lune.jpg


顺带一说,中秋……去吃了哈根达斯,哈哈哈= =b(有啥好骄傲的|||)
20061009180333.jpg


続きを読む

Everybody needs somebody

之所以想起用这个标题,主要是因为现在在听LOVE PSYCHEDELICO的歌,并没有任何具体意义噢(笑~)
最近在不得不孤独的时候总希望住回广外的集体宿舍,在一个人看樱兰漫画的时候感觉尤其强烈(CANDY你在哪里啊~~~5555~~~)。
也经常在一个人的时候暗骂“X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离中国那么远离爸妈那么远离朋友那么远我居然还来真X疯了”之类的。
其实这个鬼地方是很好的啦,就是不知道为何一想到要在这里一待一年还不能回家就很崩溃= =b
啊啊啊!这种东西只要稍微想一下都失控!T_T(不想了不想了|||)

说起来最近也蛮经常聚会的,周五RINE生日,大家又趁这个机会大吃了一顿,第一次尝试做了南瓜煎薯饼,后来发现自己还真是会煮东西,乱搅和了些南瓜土豆黄油鸡蛋的进去个面浆里居然能做出很好吃的饼||||
MOMO给RINE做了短片,超级KAWAII!>w<
当然啦,这次我们就没有再自制葡萄酒了XD~

本来周六下午有个中国留学生的聚会,可是因为大家更想去Vizille城堡玩,所以错过了和老乡会面的机会(反正已经事先得到口信说没帅哥了,所以大家都不觉得遗憾|||)
因为去Vizille村的车很少,所以不得不一大早起床去车。更可怕的是乌龙的我前一天晚上居然忘记了把闹钟打开,害得大家为了等我差点没迟到,一路狂奔才得上车,差点没成为因车而累死的第一人(罪人啊!)
而等我们到了Vizille才郁闷地发现公园要到9点才开门,而城堡则在10点……可怜的学长为此遭到残酷的语言炮轰。
由于Vizille是坐落在山谷的,所以一直要等到10点多中阳光才能照进来,所以整个村在能照到太阳之前都超级冷而且湿气好重(几乎所有人都痛恨自己穿太少了),在那种情况下闲逛实在是受罪T_T
在闲逛了N久后终于可以进到公园的我们当然是超级兴奋啦~ 几乎所有人都很游客地举着相机摄像机一路狂拍。Vizille城堡和公园以前貌似是王家狩猎的公馆和狩猎场,所以占地面积还算大,而且植被超级茂密,很森林的感觉。

漂亮的城堡,不知道是虾米建筑风格的
DSCN5451.jpg


很PP的水滨城堡~
DSCF2076.jpg


刚好那天天气还不错的样子,所以拍出来天空很蓝
IMGA0187.jpg


狩猎场漂亮的森林(无PS)
IMGA0167.jpg

続きを読む

狂人のDNA鉴定

NO*no

  • Author:NO*no
  • 年龄:半大不小
    性格:忽冷忽热
    爱好:变来变去
    生活:半温半饱
    人品:不好不坏
    格言:得过且过
    总结:烂人一个
狂人の大事件
狂人の七嘴八舌
狂人の月历
五花八门の狂人日志
計數器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