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短片

第一次制作的短片,子彦的生日DV
剪辑得好鬼死辛苦的!
让我自己先感动一记吧……终于学会用MOVIE MAKER了!!!(虽然还是属于小白水准的说|||)


请大家夜露死苦啦~
PS:比较暗,凑合看吧
再PS:比较大,先缓冲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关于现实的幻想

在说些杂七杂八之前先提个小小要求,最近很想知道大家的近况,所以不介意的话请小说一下,让我看看大家的生活。

关于我,目前在过一些比较没什么想象力的生活,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发觉最近幻想的时间严重缺乏,宁肯让大脑放空也不肯去想些有趣的事情。
不排除这可能是“大人的生活”的突然转型,所以对不现实的东西会产生想象拒绝。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原本的生活突然被大大打乱,导致大脑暂时短路。
呵呵,以上乃是些无聊的非重点,大家PASS掉吧|||

话说我们在这边活动还是很多的,上周五去了Charlotte学姐那里摘葡萄~ 新鲜摘下来的葡萄不是一般的赞!很想问她们种的是哪个品种的葡萄,超甜而且味道很浓郁,害我们馋到连洗都没洗就直接往嘴里扔(不过学姐说没用Produit chimique,所以不用担心中毒,笑~)。
之后又吃了学姐做的菠萝蛋糕,很甜,不过我喜欢~~~ ^o^
在下午茶超浓郁的气氛中大家打了种很磨练记忆力的法国扑克。结果是看起来呆呆笨笨的余维师姐和子媚赢了;而看起来很厉害的小美则是在第一阶段就放弃,输得一塌糊涂。
第一次在带葡萄藤院子的西式住宅下午茶聚会,感觉超正!

下午茶聚会的第二天就是子彦生日,大家想给她个惊喜,于是把从学姐那里送来的葡萄做成了葡萄酒(其实就是把葡萄榨汁兑酒),刚好12点的时候送去给她。
不过,那个榨葡萄汁的过程,真是……又辛苦又恶心啊= =|||| 由于我们没有榨汁的工具,所以只能使用了最原始方式——用手压|||(放心,我们没下脚踩,大家冷静)。痛苦的是我们大家都没带一次性手套过来,所以只能直接下爪子,触感极恶心不说,强酸性液体还把皮肤搞得超级痒,那种感受简直是用语言形容不出的……乱七八糟啊!
过滤的时候浪费掉不少葡萄,RINE同学提议把压烂到像车祸现场的葡萄肉扔到酒里去。恐怖的是如此BT的提议居然还被3票赞成1票反对(反对票自然是我提的)通过了= =b
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一人更比一人BT!同学们,小的我彻底折服了!
虽然制作过程比较核突,但成品做出来还是很有模有样的,而且是大家一致认证的好喝(不过当时很担心会不会中毒)。
由于我们制作过程的过于乱七八糟,导致我们亲爱的子彦在感动之余也不忘记表示她对此饮料卫生问题的担忧= =||||(子彦我们有很认真洗过手的!!!要知道我们做的好辛苦的说~~)
相信子彦同学一定度过了人生最难忘的一次生日。

生日的话自然就有PARTY,下午茶聚会才过了一天,但大家又很“理所当然”地聚餐庆祝了一翻,做了超多好吃的东西。顺带一说,师兄的厨艺很赞啊!(不过师兄啊,除了鸡和鱼,下次能否做点别的给我们试试内?)
大家一起去Carrefour采购的情景还蛮壮观的,因为是生日PARTY,所以买了觊觎N久的草莓派,本来想买蜡烛的,后来因为价格问题还是放弃了,稍微有些可惜呢。
因为用DV拍了些片段,所以突发奇想地想要尝试下剪辑和制作,而这个突发奇想的结果是居然无师自通了Movie Maker,还做出了个稍微有点样子的短片来~ 当然,为此我也付出了一个晚上的代价:注意——是整整一个晚上,从凌晨12点半到清晨7点半。(我实在太有钻研精神了!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啊!)
值得欣慰的是这个片子让大家都蛮开心的,而且我对自己的处女作也相当满意(不是指技术层面)。总之呢~做片子实在是很有乐趣的事情~~(找到新乐趣了~)

最近认识了个同层的摩洛哥邻居,超级傻傻的阿拉伯男生,说一句话傻笑三次,法语和我烂得差不多,居然还在读Science的License。和他认识是超级搞笑的,因为子彦生日那晚剩了点蘑来不及做了,又怕放坏,所以就大半夜去厨房炒菜打算做明天早餐,结果就引来了没吃饭的人……本着大无畏的国际主义精神,好心的我就把那盘蘑施舍给他了(其实是吃饱了撑的再也不想见到食物了)。
然后他就本着知恩图报的精神送了我一种冲茶喝的可可粉。要说那种东西,那还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喝到那么诡异的味道:甜的,里面却放了胡椒,还有点凉凉的(可是他说没放薄荷),各种果仁,貌似还有红糖……
很担心这种东西能不能入口,不过考虑到我们喝了“手制”葡萄酒都没还生存着,估计以后都没那么容易中毒,于是煮茶给大家尝试||||
那味道……真是此味只应天上有啊= =b
冲出来的茶只有小美、子媚和我觉得还好(真的不难喝,只是味道很怪),可RINE和子彦喝了那个之后表情都扭曲了(笑~)
总之,喝了那种东西就会了解到什么叫做“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了~

说了那么多,最不想提到的就是学校(虽然本来是来学习的),因为目前正为选课问题和我们系的老师协商中,差点没给我气死:那死人Laurent居然说实践课不够电脑,他们还要接待Liste d’attente(候补)的学生,所以没我们的位置;还说我们如果不上实践课就拿不到Professional的文凭……
真想一脚给他踹地中海去!什么都给他说了!老娘我可是正式注册的正规录取生,居然还比不上他丫候补啊!因为被我们死咬着要上那课,后来那死人Laurent居然又说其实我们能上什么不是他管的,其实他根本没权力,如果交流生机构负责人和授课老师都同意的话那他也没意见。
真想让他去死算了!既然P也管不了早让我们去问别人啊!啥权力都没有还装啥权威啊!浪费老娘宝贵时间!
负责人方面由于和我们比较熟所以比较好说话,估计问题不会太大;授课老师在被本王拍了几个马屁后(什么“很喜欢你的课”、“你的课对我很有帮助”等|||),自然是超级欢迎我们来继续上课啦~~(马屁是全世界通用D~)
当然啦,现在就乐观还是太早了些,毕竟要和所有的“大白菜”们(重要人物)协商好才能就选课问题稍微松口气(然后就准备为学习问题倒吸一口凉气了)。
革命暂时成功不了,同志不努力不行T_T
出国后,本人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一句:学校(果然)是全世界最讨厌的地方!= =b
当然不排除离开后又变成最怀念的地方,这是后话了||||
反正我啊,现在被这个该死的地方折磨得要死要活恨不得炸了它。


OK,不罗嗦送图

某公园拍的,名字忘了|||(只记得好看)
DSCF1655.jpg


某广场,名字依然不记得,只知道喷泉不难看|||||
PICT0015.jpg

続きを読む

百感交集

来到这里有一阵子了(一个星期,算一阵子吧|||),每天都过得似乎有点乱七八糟,无法形容,很多时候不知道是应该要高兴还是难过。

Grenoble的中国人并不多,似乎活动的范围转来转去都转不出“广外”的范围。
周围人都很善良很热心没错,可是始终就是成不了朋友——语言障碍和文化障碍使然,总有些距离感。所以大家的关系虽然很友善,但也仅限于友善了。
在学校报道那天孤独感明显强烈,因为整个班除了我们三个广外来的“Made in China”之外其他统统是洋鬼子,人家听不懂我们在说啥,我们也对他们也是半懂不懂。我们那个死Conseil菲力浦完全不照顾留学生们的情绪,咬字不清还要表情鬼那么严肃,对别人问他问题还爱理不理;秘书玛丽又是个凶婆子,整天就是用一双凶狠的眼睛瞪人,说话鬼那么快,好像生怕被你听清楚似的;还有一个叫啥文森的Audiovisuel老师说话像念经,一句话下来完全没有语音语调的,简直就是周杰伦他海外的亲戚,还TM用法语念RAP了!
平时说话还好,可一旦遇到些死也解释不清的专有名词,就真是想撞墙了!
由于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思维方式不一样,所以像迷路啦,被误会啊,鸡同鸭讲之类的事情时有发生。很多时候说出来的法语能愚昧到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啥,真难为那些要和我沟通的家伙们了||||
语言关,目前列为头号障碍!

如何与同学相处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目前我们都不大敢和同学们打招呼,总觉得别人在用很高傲的眼神来看我们似的……很难具体形容,反正他们和我们相比总有一种优越感。当一堆外国人齐刷刷一起看我们的时候,感觉就像有座山压在头上。(拜托了俺们不是美女求求你丫别再看了行不?)
如果真像RINE说的那样“我们那么笨,都没人肯和我们说话,没朋友”的话,那我真是要趁早准备订机票了……T_T

在宿舍的话也会有很不习惯的感觉。一个人一间宿舍虽然充分保留了个人空间,可是平时要想找个说话的人却也很不方便。有时一关上门,就真的有“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的感觉,完全与世隔绝了。现在开始严重怀念广外的宿舍,虽然拥挤了点嘈杂了点,可大家热热闹闹的总找得到事情做,不像现在这样一关上门就觉得冷。

因为要办各种手续,所以这一个来星期几乎都没闲着,每天都有一堆事情排队,估计这种情况一直要持续到10月中|||| 法国人那种不紧不慢的办事态度几次都差点激发我小宇宙了,简直想给他们扔阿尔卑斯山堆雪人去!
这几天单是选课的问题就差点没给我整死,学校可不提倡什么“微笑”服务,更别指望能遇到雷锋……算了,噩梦来的,不提也罢,希望快点过去才是真的……
反正在法国办事的结论基本就是:越办发现事情越多,永远都办不完||||

郁闷了一大通,也该说写稍微轻松点的话题。在选择Audiovisuel课程失败后不得不改投Multimédia课程的本人在上第一节课后惊异发现,原来我们学的第一样东西竟然是……FLASH!!!晕死啊!我想一万个中国人里也找不出我这么牛的,居然还跑到法国用法语去学那种东西,真是吃饱了撑的!
不过那个课也蛮有意思的啦,而且那个老师超有个性而且人好好喔~~ 很少有见教这种电脑实践课的老师是年轻女性,而且她还有穿鼻环的,是个外表看起来超级不老师的老师(笑~无贬义啦~我是说她真的很在我那个调子上~)不过那节课最开心的应该算是课间休息可以利用公共资源上网~(可惜就是不能QQ不能打中文……)
也有认识一些很可爱的法国同学,虽然还不熟,不过希望以后能发展成朋友啦~(笑~我是寂寞的家伙呢~)
总之,希望以后能过些……恩~~~没那么忙到痛苦的日子,呵呵~这个愿望应该不算太困难吧。

PS:收到了莹莹的MAIL,那家伙在NANTE也是混乱中求生存呢~同病相怜啊~

Our Journey

About the airport

在中国的最后一晚,老爸老妈送我到新白云机场。临行前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和父母告别,浩浩荡荡的亲友团们,有点莫名压抑的“告别仪式”……好像大家的情绪都不会说悲伤到不行,一路上都有说有笑,也有些兴奋地期待——但还是有些压抑,或者说不安定。
这一走就一年都回不来了,想到这个就觉得有种无法去相信的感觉,也许就是这种“无法相信”让我们没那么悲伤吧,总觉得这些都不是真的。
临行前给所有还开了手机的家伙们告别,语气很轻松状——毕竟还是兴奋>失落吧。通电话的最大好处就是让人觉得没有了距离感,好像自己并不会离开。
不过在过海关的一瞬间心情突然沉痛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Par avion

在飞机上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就没别的活动了——也不可能有啥活动:半夜12点50,刚好睡12小时,到巴黎刚好当地时间7点。
在飞机上被吵醒十几二十次,然后十几二十次地顽强继续死睡,连邻座的子媚起来上厕所都不知道= =b(反正我属猪的我认了!)
顺带一说,南航的国际航班餐还没海航的国内航班餐好吃||||
在快到巴黎的时候大家都异常兴奋,而兴奋就导致了好多很无聊的口误,比如“听说欧洲有种火车叫做‘东方快车’(正确答案:欧洲之星;而东方快车的正确答案是某著名饮料品牌的某种产品||||)。” “好大的机‘翅膀’啊!(说这话的人饿昏了)”
在飞机上看着太阳慢慢升上来的感觉超级赞~

From Paris to Grenoble

十几个小时飞行来到巴黎戴高乐机场后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就是传说中的巴黎?”
第二感觉是“中国人也忒多了点吧!”
所谓的戴高乐机场长得和北京首都机场真有点……那么一点相似吧|||
提供重要信息一条:法国机场的Air bus转弯都是玩漂移的,请各位一定要站稳扶好。
巴黎清晨的天气冷到不是一般冷,只有11度,穿两件都觉得风一吹就透,不过机场内就很暖,估计是因为人多。
托运行李的时候同航班来旅行的大叔帮我把40余公斤的大箱搬到了手推车上,超感激啊~~
当一班人拖着比自己体重还重的行李匍匐前进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开始大家上下电梯还是两个人抬一箱的,后来为了TGV导致所有人小宇宙爆发,每人都是背个大包拖个大箱箭步如飞。
由于人多事杂,办青年卡时我们被人冲成了两队人马,害得我们都以为对方没上成TGV,超级虚惊。
还好上车的时候碰到好多很NICE的法国帅哥(叔)帮我们搬箱,不然……真不敢保证能否活着到达Grenoble。
在TGV沿途看到的风景是:草地=》树木=》庄稼=》几栋房子……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看到的鸟比人还多,看到的河比路还多,看到的树比房子还多;用一个字概括就是——荒!= =b
在Lyon转车的时候Eugénie的男朋友过来帮忙,轻松了很多。再转到Grenoble的车时感觉轻松多了(当然,有对比的)。
一路人马跌跌撞撞来到Grenoble车站时异常激动地发现——学长和学姐来接我们了!>w<
学长!你长得多像救苦救难的耶酥基督啊!!!

Résidence Olympique

在学长学姐的带领下来到有着有伟大名称的“奥林匹克公寓”(却是最破最便宜的房子,晕啊!)。来之前一直以为那是破房子是为了安慰我们才取这么个宏伟的名字,后来才听闻原来在N年前Grenoble冬奥会时,运动员们真的住在这个地方……
而我们选中的那栋Pavillon Russe则是俄罗斯运动员住的地方= =||||
呵呵……说不定曾经住我这个房的家伙还拿了个金牌都说不定= =|||||||||||||
对于这个9平米带阳台且向阳的房间俺并没啥意见;就个人住宿来说,已经是相当干净整洁,只是上厕所实在是非常非常之痛苦:每层只有2个厕所,不分男女,而且最恶心的是里面居然没有提供洗手池……基本上每次去厕所都要强烈抑制内心洁癖的发作||||
PS:我们上厕所基本采用蜘蛛侠方式,估计一般人是想象不到了……
由于受学长拐骗,导致我们选中了一栋小(人)和小阿(阿拉伯人)的聚集地,基本见不到小白(白人),更没有我们小黄(这个不用解释了吧|||)的立足之地。每天早午晚都有一群小阿在宿舍门口集中,见到我们小黄就起哄T_T 虽然超级无敌想扁他们,但由于做梦都不可能打得过,也只好在心里咬牙切齿一翻。
最可恶的是连鸽子都欺负我们。都不知道法国人怎么想的,居然就在城市里整出那么多鸽子来,把屎拉得到处都是,还死赖在人家阳台不走。托它们的福,我们的阳台都被鸽屎覆盖到无立足之地了。难怪学长说大家都不在阳台晾衣服,因为谁都不想新洗的衣服拿回来多了一坨便便|||||
算来算去,此宿舍最大的好处就是离家乐福很近,可以随时去买东西……
换句话说就是容易花钱||||
总之,这地方我们是早晚都要搬出去了,虽然对它的价钱很不舍。

La Cité
来到法国的第二天,学长就带我们去了Grenoble的老城区。
也就是我向往很久的带轻轨电车的街道、带喷泉的广场还有诸多老房子老教堂的地区啦~~~~
走在那里才第一次有了“终于出国”的感觉= =b
原谅我对欧洲贫瘠的想法吧,但如果见不到广场电车教堂俺实在觉得那个很不国外||||
看到学姐们在车站附近租的老房子之后更加萌生了搬家的想法。
俺贫瘠的梦想就是住一栋浮夸的楼房,有一扇浮夸的门,再有一个长相浮夸的男生帮我开门= =b
由于时间的限制没去城市最高点的Bastille,不过在城中闲逛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D~
顺带一说,在法国买的第一样奢侈品就是在闲逛中产生了。
再顺带一说,我们的第一样奢侈品是——自家制雪糕= =||||(花费2欧=20人民币)
实在穷到我想哭啊T_T

Le repas
对于吃饭问题,这还真是个问题。
宿舍提供的那个不能调节温度的该死电炉简直是恨之入骨了!(就不能用明火啊!)
再加之舍不得买好锅,舍不得买好食材,煮出来的东西基本都是一个味道的。
换句话说,我们的生活是食之无味的。所以为了自我安慰,每次只要一吃饭,大家都拼命说好吃……(但我真的不觉得哪里好吃= =b)
除了自己煮之外,我们来到法国近一星期一共在外面一共之吃过四顿饭:
第一顿是麦当劳,且只要了一个最普通的汉堡包和奶昔,尽管如此还是心痛不已:因为同样的价格能在中国吃个自选套餐……(估计老妈要是知道我们来法国在外面吃的第一顿饭竟然是1.9欧的M记,一定会空降一年的食物给我补充营养……)
第二餐是在超市附近买的最小号三明治,难吃得要命还要1.5欧,简直不知道买它来做什么的!最恐怖是全法国的家伙居然都有吃那种东西的习惯,真不知那些号称美食家的笨蛋到底是不是把胃袋长进大脑里了。
外出第三餐……NONO自制牛油果肝酱三明治,美味又经济,强烈建议大家出国后自己整三明治吃,绝对比外面卖的美味很多倍~
而第四餐则在去完旧货市场掏宝之后的超级破费PIZZA——6人花去14大欧!!!不过人家那PIZZA还真是好吃啊!太好吃了!搞得大家吃相都变得好难看,最后几个人围着一块PIZZA咬……因为贵到流血,所以大家都舍不得将“公吃”的那块PIZZA咬太大口。这让我们想到了小学时学过的那个叫做《一个苹果》的课文,说什么抗日战争期间前线战士围咬一个苹果,结果咬了一圈还剩下大半个……反正我们的吃法一定让PIZZA店的老板很汗颜就是了|||||
总之,吃饭简直太痛苦了,想要好吃就要多花钱,想不吃又一定会饿到半晕……哭!难道法国就没有好吃又便宜的东西吗???

Les français
大部分法国人都是很热心而且超级有礼貌的,他们秉承有问必答,有难必帮,有求必应的原则,好心到让你受宠若惊。
应该说法国人很雷锋吧,从Paris到Grenoble那段旅程中经常被不认识的人帮忙拎箱子,笑~真的很感激他们呢,要我一个人的话完全不可能把那些东西都弄上火车的。
对于法国人爱搭讪这一点也有了充分的了解,不过……喜欢搭讪的大多数都是大叔啦,完全没有吸引力= =b 在中国超市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就一大叔搭讪了,还非把他的电话和E-MAIL塞给我|||| 可是因为人家超级有礼貌所以拒绝不能|||| 总之,法国大叔的搭讪……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的……
而且老法们似乎没有很强烈的排外情绪,法国的人和阿拉伯人数量之多可谓十分惊人(小黄们也不少)。不过有些小阿和小们的行为就……恩……比较让人讨厌了,尽管如此大多数法国人似乎还是很包容。
当然啦,也有些非常之让人厌恶的家伙。最看不惯的就是那种见到女生就起哄出言调戏的那型,以阿拉伯人为代表,可恶程度5颗星,超级想把他们踹河里去!

下面是图~~

超级颓废的我……憔悴啊!!!被法国人折磨的!!!
20060918023437.jpg


宿舍附近的一条路,很美……(其实不过是长在马路中间的隔离带|||)
20060918023402.jpg


市中心,长得很好看的说!!!
20060918023311.jpg


继续市中心~
20060918023216.jpg


漂亮的广场
20060918022748.jpg


教堂顶上的云很神圣呢~
20060918022925.jpg


第一次进去教堂,看到花窗~
20060918022824.jpg


旧货市场,在那里买了好多东西~
20060918023053.jpg


我的房间
20060918022719.jpg


房间有阳台喔~
20060918022606.jpg


宿舍外的景象
20060918022254.jpg


著名的轻轨电车TRAMWAY
tramway.jpg


我们在法国最奢侈的一餐= =b
PIZZA.jpg


ISERE旁边的我
20060918021925.jpg

走了,保重啊大家!

明天就走了,很不舍得,不过机票买了签证签了房子也解决了,再不去就太浪费了|||
好象是做梦一样,然后梦还没做完就发现原来不是梦
虽然大多数人好象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样子,可是在我看来是很“超自然”的现象。一直都不是想要出国的人,所以一直都没有很向往或者很期待的感觉,但是就是法漂去了,所以说人生真奇妙

大家啊!记得要怀念我啊啊啊啊!!!!(这……是我的心声,虽然很俗兼且没品= =|||)

心情……很复杂啊,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大家要多保重,多和NONO联系
我会想念大家的>_<

倒数

北京归,8号晚9号凌晨彻底闪人
其实也好啦,走掉比较清净,最近总是被家人或关怀过量或责备过度
然后就是,基本上每天都有些莫名其妙的争吵
总之就是,我把全家人搞得人心惶惶,然后他们再把我搞得人心惶惶||||
好吧好吧我快走吧,我走了你们会比较安心,安心之后才会比较怀念我,怀念我之后大概就不会总是絮叨我这样那样的缺点了
孩子总是不在身边的那个最好|||
换于小孩的立场来说也合适
总之,家这种东西对于80生人来说就是只可远观

有唠叨多了,最近比较烦……无法形容|||
狂人のDNA鉴定

NO*no

  • Author:NO*no
  • 年龄:半大不小
    性格:忽冷忽热
    爱好:变来变去
    生活:半温半饱
    人品:不好不坏
    格言:得过且过
    总结:烂人一个
狂人の大事件
狂人の七嘴八舌
狂人の月历
五花八门の狂人日志
計數器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