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he Gay Games

星期五Mme. Xie的课上用来讲评的文章终于选定了……

《Le pari fou des Gay Games》

不要笑= =b,也不要想歪= =b!这是个很严肃的论题——世界同性恋运动会!俺了Lélia挑选了一个中午好不容易才选定这么一篇文的!(字数不多,语言简单,图及材料还好找……= =b)
为此俺还专门和两个GAY哥哥聊了一个晚上,被他们灌输了N多邪恶思想和专业术语|||……牺牲好大!
可是,为啥连GAY哥哥也不知道彩虹旗代表虾米意思内?
……算了,俺自己查去,他真是个不专业的G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生活天天都搞笑~

最近的生活很戏剧化,好象每天的大多数时间都很平淡的度过,但始终会有一两个爆笑或者爆离奇的小插曲。

昨天给王斌伟那竹竿穿了耳洞,而且地点就是本人宿舍= =b(我现在正坐在凶案现场悠闲的喝茶打字) 那家伙上女生宿舍的时候完全米费口舌,因为……门卫大妈打饭去了(所以说我们学校专门养白吃饭的)
本来想整他下给他穿右边,没想到那家伙还蛮有常识的,奸计未能得逞……不过那家伙就算穿哪边都照被人误会,哈哈哈~~~谁叫他天生娘娘腔~~
可怜的孩子一直在嚷嚷说他有认人宰割的感觉,很想告诉他事实也是这样的= =b 因为很久没给自己和别人穿耳洞,所以超紧张的,连笨蛋竹竿都说本来他不紧张的,但看我到这样不得不飚冷汗……
应该说,过程是超痛苦的,我因为心虚所以始终都不敢用力,结果穿了N久都没穿完(而且那家伙皮厚|||)……俺最后都不敢看他表情也不敢问他痛不痛(估计被他在心里骂完祖宗十八代了|||)
我发誓,今后再也不要帮人穿耳洞了……折磨啊!自己还好,到了别人那里根本就不敢用力嘛!(反正……穿别人就是会手软就对了|||)
用阿光的话说我是自虐型而不是虐人型||||
虽然挺有道理的,但我还是很想一脚踹死那个死仔光!!!

说到虐待……今天上课还出现个爆好笑的:文学课上那张老头子给我们介绍了个萨特侯爵,据说在帝制时代他就被抓去坐牢,之后到了大革命时代他又被抓,一直到了拿破仑时代他还是……坐牢——坐牢专业户啊!
听张老头子说,其坐牢的原因是起作品不道(被打为禁书)+生活作风不端正(这个不用我解释了吧|||)。爆寒的是他居然是专门写“性暴力”的……汗……俺本来还和Silvia开玩笑说“原来他玩SM的”,没想到还没笑完老师居然说出“性虐待”三个字,还在板上写了“Sadisme”= =b
无语了……原来古人如此前卫……SM也是有历史的||||

更汗的是中午上Q和“高人”佳某人说起来,佳某居然及不屑地说我米常识:那萨候爵就是SM的始祖,而Sadisme就是从他的名字Sade演变过来的,还有人管那叫“萨主义”……
抓狂啊!连SM都有“主义”!!!= =b
最后听闻一爆无奈的信息:据说某意大利名片《索多玛120天》就是从萨候爵的作品改编的。而那个电影导演是GAY,而且最后是被一男妓杀害……
么语言了……
只能说BT的生活果然BT……

好忙的休息日……

人生越来越堕落……而且越堕落越快乐||||
昨天恶搞了一个回头率100%的粉红豹LOOK去看LIVE,第一次感觉到啥叫“目光如刀”……感觉总被人家刻意保持距离= =b 汗,我承认那个造型确实比较夸张啦!

一共去了两场LIVE,华工那场号称是在“北区小礼堂”,结果下了车之后只看到一个很大的湖,连座建筑物都没有。因为之前找到华工这边的时候就已经迷路一次,心想着丢人显眼没有第二回,所以自以为聪明地跟在一堆拿乐器的人后面……
结果在湖边兜了五分钟后证实那队草包BAND也不认路|||| 命苦啊!只好打电话给古古叫她来接我。不过我还不是最丢人的那个:本人后面还跟了四个白痴男生,以为跟着我这天字号路痴可以找到路……

看到那个所谓的“北区礼堂”后简直心都凉了,当场就很不给面子地大叫“那根本就是仓库好不好!” 恶寒!难怪大家都找不到路,在那种鸟不生蛋的货仓开LIVE,亏华工的人想得出||||
因为本人“迟到”(就它传单的定义而言),所以……刚进去没多久就开场了~LUCKY~不用等人家试音~ 第一队是干花,又见樱桃小丸子弹BASS了,爆~ 不过他今天穿得相对正常很多,没有秀他那个美腿,大家也少滴了几滴汗——不过他的发型还是很搞笑||||
其实内~发现干花的曲风还蛮可爱的~哈哈~如果下面没人PO的话~

在华工仓库演出的干花~~爆~~真的很仓库嘛~
ganhua.jpg


之后又有听一队女子BAND~上次在SOLO吧听过的那支,不过名字总是记不住,汗~ 曲风是偏歌特的,主音的声音很不错,不过还是那句话:我不喜欢那种嗓音|||| 听古古的朋友阿伟说,她们那些歌的编曲太成熟了,应该翻唱的可能性比较大些。
之后是古古期待的大话梅,主唱爆可爱(当然……我是说动作)。阿伟说他们的乐器都超赞:一支Gibson,一支ESP!我的妈~~好有钱的人!!! 感觉他们年龄超小而且超活泼,自己在台上乱PO一通的,好好笑~

PS:在LIVE过程中,遇到两个说法语的瑞士人给俺让座(爆~而且还是用中文和俺沟通……他们的中文好得让人郁闷!) 后来又进来一个从远处看以为是阿拉伯肉弹,但后来才知道是一个发型和胡须都超级古怪的挪威人|||(而且也是中文超赞……郁闷死!)虽然看起来有点恐怖,不过那位挪威叔叔好好人,很爽快就答应让我拍照~笑~
唉~难得我穿得那么出位,可挪威叔叔一出场,回头率都被他抢光啦~
nuowei.jpg


因为还想看晚上的曾嘉之纪念演出,所以只看了半场就离开了。罗嗦麻烦的洁癖男阿伟坚持要回宿舍洗澡换衣兼要找他一个朋友(好象叫做老鼠||| 呃~不管了,就这么叫吧~)同行……无语,我和老古去吃饭也,不理这个麻烦男人~
出发去新SOLO吧的时候古古又遇到熟人也(那家伙熟人遍地),一个有点傻傻的“台湾八年级生”陈同学,长得爆像……人(是那个著名的台湾综艺谐星,不是非洲同胞……)||| 人同学本来是不去的,结果都等我们上车了,他才打电话说他那两个朋友想去……默现在的男人真是越来越罗嗦也!

去到新SOLO吧看到海报的时候,我们才终于知道了传说中的曾嘉之长什么样子……汗,这么说好象对死者好不尊敬,可我们似乎都是……冲免费与非门去的||||
曾先生,不要记恨我们啊!最多我贴你海报上来啦!
2005111922225560009.jpg


PS:在门口等待的时候我和古古、老鼠一直都在讲冷笑话,阿伟和某男搭讪中(古古说那家伙喜男色||| 后来证实,那家伙确实给我们看了他一晚上的背影——真是ONE NIGHT STAND!)最搞笑是我们看到WAITER提着两带冰进去,恶寒的是袋子上还印着“肖邦”二字……
古:寒~搞什么!现在连冰都要印“肖邦”,夸不夸张了点……
NO:还是11月的咧……
……于是,全年最冷的笑话产生了……||||

在下面等了很就才终于放行,不得不说那次人真的很多!结果我们很不幸地被挤到厕所边的过道附近||| 不过还好,那个位置还算能看到舞台。
演出的BAND一共有六支:TAMA&FRIENDS、沼泽、种子、吹波糖、与非门、020。其中TAMA&FRIENDS和020的主唱是同一个人……不知何解~
应该说这次演出的水准蛮高的,特别是主唱方面,没有人走音或者出现不够气的情况,在ROCK SHOW里还蛮出奇的。

TAMA&FRIENDS玩形式比较“中庸”的路线,感觉整体配合很好,编曲也很熟练,但似乎没什么明显特色。因为刚开场有些混乱,我也没太仔细听,只对古古那句“那主唱从某个角度看还蛮像小强的~”留下深刻印象= =b

之后的沼泽只有两个人,不知是他们人没来齐还是本来如此。虽然没有鼓和BASS,但编排出来的效果却出奇的好,一点也不会觉得配乐单调,相反两个人也能玩很多花样出来……很神奇的一队BAND呢!

在看种子演出的时候,居然发现青爷混在里面!恶寒啊!后来主唱解释说青爷是“借”过来的,爆~ 后来发现青爷的工作实在好简单,大部分时间都看他在那里闲着||| 种子的几首歌都是翻唱了经典慢歌,大概是为了纪念曾嘉之先生吧;主唱的音色很美,唱得也很有感情,歌曲演绎得相当出色。

吹波糖这次是以吉他手+一个香港GUITAR&VOCAL的形式出现。三首歌曲都是翻唱自及经典的ROCK慢歌:TEARS IN HEAVEN、YESTERDAY以及DUST IN THE WIND。都是高三的时候经常听的歌呢~怀念啊~

之后出场的与非门掀起小小高潮:很多人都是为追他们而过来的呢~~ 因为是纪念演唱会,所以他们也没有唱快歌而是翻唱了些老歌,但经过他们的编曲后蛮有味道的。蒋凡的声音还是有些悠扬有些迷幻,和CD上的水准相去不远,演出水准很高。
这传说中与非门啊~~激动~~(虽然事实上……他们也没啥非常特殊)
yufeimen1.jpg


最后压轴的是020,一队听闻以久但从没亲耳听过的乐队。终于知道他们为何在圈内如此知名了,连我这种门外汉都觉得他们的音乐气势非凡!如果说之前的乐队感觉是“哇!精彩!很出色!”,那听020的时候就只能用“傻眼”来形容——已经震撼到无法用语言去形容了! 主唱的演绎方式和他在第一队BAND时完全不同,也终于体会到何为真正的“声音具有穿透力”了——所谓的穿透力,真的是能从复杂且有些吵耳的配乐中杀出重围且独树一帜,100%去吸引一个人。
决定封020为我广州的头号偶像了~主唱大人,我拜倒在你石榴裤下!
020.jpg


知道离开的时候还有那种“好震撼”的感觉,在外面吹冷风都没吹醒……哈哈~很幸福啊~真不枉费本大小姐那么远过来!

去坐夜班车的时候古古、人同学、以及人那两个朋友坚持送我过了马路。古古的朋友性格都非常好,而且很谈得来呢~~遇到好人了~(某伟除外,他已经和之前ONE NIGHT的那位兄台私奔了= =b 重色轻友的典型啊!)
回到宿舍已经差不多12点了,在外游荡一天,N累……不过N幸福!

PS:补充说明一下本人回头率颇高的原因……
nono.jpg

大家保持冷静,这不是漫展的COS……我昨天就酱晃了一天,真难为我身边的难兄难弟了……|||

生活……笑死我~

N天无更新,理由只有一个:——懒!
懒得起床,懒得学习,懒得吃饭,当然也懒得写BLOG~
——这可是难得一段既没考试又没兼职的美好时光,不犯懒怎么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党和人民!
我懒,故我在!

昨日感恩节,但似乎也没什么恩要感——钱是自己赚的,粮是自己出的,税是自己纳的,客是自己请的……该感谢的人之前也感谢过,不在乎非要在“哪天”说那么一句做作的话。
于是昨日非常平静的把感恩节……遗忘了= =b

今天去北京路逛(最近好喜欢那里!),又买了N多便宜又自以为超好的东西~ 终于忍不住为自己买了披肩——很女人的东西,可我就是想要||||
一个人逛街的感觉是超爽D!

明天的话,要和古古去看LIVE……两场吧好像……考虑要不要穿那件粉红豹的外套出去- -||| 买了的东西就要穿啦!而且再不穿天气冷都米得穿啦!(说服自己穿的烂理由)

后天的话任务比较艰巨,要帮王斌伟穿耳洞……
汗啊,真不明白这小孩怎么临到大四找工作,却心血来潮非要我帮他穿耳洞!算啦~他说穿就穿呗~反正不费我功夫还白捞顿饭呢~
说起来,他已经算是我第三个“顾客”了|||| 我真专业……
一定是大二时“自穿”的壮举打了免费广告= =b
以后不怕没饭吃,万一失业可以去开穿环店,哈哈~

Everything Post——“一周年”

特地早一天回到广州来看LIVE演出。
本来说连焦点也一起看的,BUT……很不幸,本来说是下午1点钟的演出突然提前到早上11点——老天爷你放过我吧!人家昨晚写文写到凌晨3点,根本起不来的说!该死的是昨晚迷迷糊糊忘记关手机,今早8点古古她老人家就给我来了个Morning Call!哦买噶!好想把手机砸了!(那该死的Philips也用了四年,该退休了!)
约了妖怪和树熊学妹一起去,由于那两只+NONO都是路痴,所以在地王兜了半天都找不到LIVE场地,还误以为地下2层的百事场有演出|||| 问末末那家伙她也一头雾水(严重怀疑那家伙出来的重心根本就是……逛街……) 还好妖怪耳朵够尖,听到外面有人试音,我们才终于找对了地方|||||

说起来还蛮神的……演出的那个地方……根本就是我第一次看LL演出的地方嘛||||| 而且那天刚好就是一年前的这一天!2004年11月20日!地王摇滚音乐节!我有留那个日记的!再次“买噶”一下,好巧的说!(周年庆典!挖卡卡卡~~~)

在试音的时候看到DS~不过一直走到她面前她都看不到我|||| DS同学,近视要戴眼镜啊!不戴眼镜要戴隐型啊!怎么可以看不到伟大的我!(说这句的时候自己吐一下……) 顺便说一下,DS那天的装束超PP的!红色外套+豹纹围巾~~~超热爱豹纹的说!
因为来晚了所以前面都堆满了人,只好发挥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冒着敌人的炮火——前挤,一路遭白眼无数。后来大概到了3~4排左右实在不好意思再往前(再前就是人家BAND的地盘了|||) 最搞笑的是都在那里站了有五分钟后才发觉……前面那个人是小强= =||||(原谅我吧,俺认人背影的能力素来很差)
问过小强才知道这次每队BAND都会有3~4首歌,很过瘾也!和他开玩笑说如果到LL的时候一定要他们Encore《两只老虎》(最近刚学了这首歌的法语版,超喜欢|||),他说他不想被人当场群殴(暴~大家没那么粗鲁啦~最多就是扔几个臭鸡蛋而已)
差点忘记了最关键的,在这里要强烈谴责兼投诉小强同学!那厮明明告诉我说这次的BAND SHOW不会有POGO和跳水,还扬言说万一有人PO他就在前面挡。可现实是:开场没一分钟前面的人就PO得和动物园里的MONKEY一样!而再看小强,他已经闪到本人斜后方去也……(说明:那厮原本是在俺斜前方的!)

由于POGO原因,我们不得不退了2米有余(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 之前的两个乐队,由于过于注重个人安全,再加上和学妹在观瞻帅哥,所以基本没有在听他们唱什么= =b 唯一得到的信息居然是:这次的Everything Post演出居然是胡椒整出来的。不过胡椒在解说Everything Post的时候很想笑,因为他把“Post”和“Pass”的意思混淆了XDDD 我很怀疑他是不是本来想起名Everything Pass的||||
之后CO2的演出……POGO达到高潮。不过二氧化碳大叔唱得还蛮好的说~(默,CO2=二氧化碳嘛!)不过他穿衣的品味就……一开始以为他那件T-shirt是Mickey的,后来才发现……原来是Minnie|||| 俺和学妹恶寒到说不出话来…… 第一首歌好象叫做Live Life(大概~~反正发音是这个了!) 风格有点像Bon Jovi,很适合LIVE演唱的歌曲!个人很喜=超欢那个编曲的说!台下的互动也超好! 而第二支曲目名字忘记了,有点H.I.M.的味道,大爱!(汗,承认偏心,人家就是喜欢那个风格啦……)第三首歌的名字叫做《一人一只苹果》,超可爱的歌~期间主唱有要求大家合唱呢~妖怪差点跟大家一起POGO去了,当然被我勒令禁止——可不想背她回学校! 最后一首歌的时候主唱自己也有玩跳水,不过……怀疑他是不是太重了点,所以大家好象举得有气无力XDDD 二氧化碳大叔,过冬也不必储备过多积蓄啦!举你的人会好辛苦!
PS:在看CO2演出的时候妖怪看到了“传说中的李翔”,超兴奋,大呼自己幸运……很想告诉她其实见不见李翔都不会变幸运的……(你当李翔是幸运草啊|||||)
之后的那支BAND比较可怜,BAND名差点被我听成“闯红灯”——其实是“车头灯”啦|||| 主音声音蛮清晰,是很难得能听清楚歌词那类型,而且感觉他蛮不容易受乐器影响。不过还是要说……为什么这次演出的人着装品味都那么怪!内裤外露是没什么啦,可是——干嘛非要选条红底点活象只七星瓢虫的内裤,还要露在外面那么多不可!总之一句就是他实在很异类!风格方面个人认为普通了点没什么特色,但感觉编曲的完整性还是蛮不错的。期间最后一首歌时其中一把Guitar的音响出了问题,不过他们还是在缺一把吉他的情况下坚持表演完,很厉害呢!演出当中又看到了杀虫彪上去帮人家调音响插电线……好象每次见到他他都在和一堆电线和旋扭纠缠不清XDDD 学妹也说杀虫彪确实长蛮像Tetsu的,哈哈~~看来下次漫展应该请杀虫水上,一定引起轰动~

我等等等等等等等……终于等到LL演出了!冷风吹2个小时,还没吃饭(不知为何,每次看LL演出都一定是在没吃饭的情况下) ……乖乖,当个歌迷多不容易!
在LL试音的时候急忙拍定拿回去交差的相片|||| 树熊因为怕回去太晚所以自己先返校了,因为知道LL是不玩POGO的,所以放心大胆拉着妖怪冲到第一排。不得不说第一排其实也很受罪:低音炮的声音震到耳膜都有共鸣了(本人有耳膜炎后遗症……) 最惨的是第一排不容易听清主唱的声音…… 这次AJI那支MIC的声音还是开小了,相反其他乐器的声音就超大超清晰。感觉我好象又过去听了一次乐器||||(上次在SOLO吧就是如此……)
AJI大叔的开场白很欠扁,自称是队“好斯文的BAND”……也不知之前POGO的时候是哪个家伙跳得跟个弹簧一样,还光荣参与到举人的行列中去|||| 结果台下N多不满者大呼“即系话我D唔斯文啦!”……大叔第N次祸从口出也……
第一首歌Feather,超喜欢前面那段鼓的>v< 一年前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感觉有些LARUKU风,不过现在觉得编曲上还是蛮大不同的。间奏的时候大叔兴奋过度把帽子甩掉了,还自踩N脚……最搞笑是踩完还要拿起来戴回去= =b
第二首歌《萌》,虽然不是新歌,但我是第一次听。小强把第二首和第三首混淆了,起了Plastic Flower的吉他,笑~ 不过大叔够醒目,当即问大家“个KEYBD把声会唔会太大”,假借试音蒙混过关~ 感觉编曲很花俏,特别是BASS方面,好象用了很多本来是SOLO才会出现的表现方式进去,感谢这次的音响效果还不错,可以把BASS听得那么清楚~ 大概是因为LL只有一个Guitar的缘故,感觉小强踩拾音器的次数超多;这次离得近所以很难得终于看清了吉他的完整运行方式(表汗,我长这么大人没试过离这么近看人家弹带电的吉他!) 最喜欢的是结尾!DS用了D大调卡农的旋律!啊啊啊~~~我热爱卡农就像热爱豹纹一样!(默,这个比喻……)没夸张啦~人家可是在电脑里存了33个版本的Canon in D呢~
之后第三首“塑料花”的时候,大叔才在台下N多观众的提醒下终于自报家门……默,大叔,你不要一直闷头打铁,BAND名又不介绍,歌名又不介绍好不好|||| 虽然听得不是很清晰,可还是感觉到AJI这次的声音稍微紧了点,有几个需要延音的地方处理得不那么好。说起来LL真是每次都要唱Plastic flower呢……果真是成名曲||||
第四首歌……歌名忘记了的新歌(不过上次在SOLO BAR听过) 我和妖怪一致认为高潮部分的KEYBD伴奏很好听!因为大叔支MIC的声音实在好小,所以无可奈何再次追乐器听|||| 感觉上编曲依然是偏花俏了,似乎LL的歌编曲都蛮花俏的,每个乐器抽出来都可以当作SOLO,一曲下来大家都好忙|||| 可能是音量的关系,Guitar和KEYBD很突出,旋律配合很赞!不过……其他音量太大,所以高潮部分完全没听到大叔在唱什么||||(连主旋律都听不到……汗啊!)

看完LL后再也无法忍受饥寒交迫的人生,和妖怪去KFC啃全家桶|||| 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吹波糖的Ending演出,妖怪再呼自己幸运(注:某女很喜欢吹波糖)因为全神贯注拍那只胡椒表演高难度动作,所以都没注意到DS在叫我= =b(OK,一人一次,扯平了……)妖怪又一次得到近距离观察李翔同学的机会= =b 其实很想告诉她说,之前LIVE的时候莫老板一直都站在我们后面的,被她样貌歧视没认出来而已||||
后来所有BAND上去合影,很幸运抓到N张清晰相片~(我的小老婆在关键时刻还是很发挥作用D!)小辉辉同学被人用N丑的姿势平举起来…
…默|||| 所有人的POSE都超傻,米语言了,只能说这些相片还真够经典的,等大家成名后可以拿来做勒索工具||||

蛮神奇一场LIVE~ 去年的话怎样也想不到一年之后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看到同样BAND的LIVE!(爆~) 一年前在这里认识了古古、JUNO还有LL,果然……后患无穷!XDDD 不晓得明年会变成怎么样,笑~可能那时候我都不在广州了,不过也许地王还会有BAND SHOW吧~ 哈哈~越想越搞笑~


爆笑花絮~

花絮一:在上电梯的时候看到青爷扛着两把琴匆匆过,还是那个回头率100%的“彝人制造”发型,并且穿着件红卜卜的Coca Cola外套||||

后来遇到FUN,她说之前在焦点百事初赛的时候阿爷也是这套行头……晕死!阿爷!么你唔知百事同可口可乐系世敌!

花絮二:和DS聊天的时候胡椒先生无端端冲过来强抢他人财物(……没啦,其实就是帽子一顶),后来他冲出去N远后才发现……他认错人了,把我当了IMI的小云= =|||||(Sorry,NONO对带钢线的乐器通通狗屁不通) 俺和DS很不给面子地狂笑说“么你识我(姖)系边个!”。结果,胡椒先生很狼狈地从N远冲回来物归原主……ER,还好拉,其实对他在SOLO吧上次的演出印象还蛮深刻的~(上次差点当了他是阿拉伯肉弹的说)深刻同情胡椒先生,并强烈提醒恶作剧的各位:在行动之前要先分清楚对象,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精神损失。

花絮三:和小强介绍两个学妹的时候超头痛……心想着“总不能说‘这个是妖怪,这个是树熊’吧……会被人掐死的……” 不过,最后受到小强那句“只要不是‘小’什么就好”的启迪,俺居然对他说:“这个是小妖怪,这个是小树熊……= =b” 说起来“小妖怪”、“小树熊”、“小强”,念起来还蛮顺的嘛XDDD 呃~~只能说,和俺对话过的人都很无奈~~ 小强在得知妖怪是学英文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哇~英文~我都好想学英文吖~” 如果没记错,一年前他曾经对我说过:“哇!法文啊!我都好想学法文~” 默哀一记,一年过后,小强同学语言组织能力居然一点进步都没有……

花絮四:和小强聊了N久之后,学妹突然悄悄问我:“NONO,刚刚和我们说了很久话的那个人到底是谁……”默,我真的很不擅长……做他人的Presentation,总是忘记关键词||||

花絮五:在ENDING的时候看到DS和李翔,于是受妖怪影响超好奇的向DS打探李翔到底有多高|||| 结果……恶寒的是DS真的去问李翔了|||| 俺和妖怪只好爆狼狈地找了根柱子躲起来(防止报复第一条:不要被当事人看到脸……)后来妖怪说,俺和DS聊天的时候,李某人用余光朝这边扫了N眼……默,NONO做了人生重大决定:以后看焦点的演出,一定备齐帽子墨镜口罩围巾风衣,谨防他人报复……

花絮六:在回程路上妖怪得知晶是做医生的,于是超激动的问:“他是哪间医院的??!!问清楚啊!我……绝对不要去那间医院!!!” 晕倒~为什么一个星期前,小美在我宿舍看LL视频的时候,也说过同样的话……大家对医生不要有偏见嘛!(虽然医生的BT率比较高……)


图片展~

AJI大叔~ 一年前第一次见到大叔的时候,他也有戴帽子的说~ PS:最近似乎很流行胡子造型……
aji.jpg


小强~ 件外套蛮好看的~ 突然注意到,把吉他的琴桥是FENDER的嘛…… PS:今次只粉红色のPICK很PP!
female.jpg


辉~ 很久不见小辉辉同学啦!到临走的时候都忘记打招呼,大汗|||| 下……次……补个招呼给你……
hui.jpg


Die-sa~ 很喜欢DS今天的造型>v<(化妆也很PP喔~) 可惜LIVE的时候离我太远了,拍出来的相片都很朦胧美||||
ds.jpg


晶~ 每次见晶的造型都……没新意啦~~~医生大人,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换换发型的说?
20051121135538.jpg


送上胡椒先生的浮尸造型……他似乎很喜欢扮浮尸……
20051121134303.jpg


加张清晰的DS全身照~~ 超有型的豹纹!
ds2.jpg


拉DS过来合影~~
dsnono.jpg


乱七八糟的全家福……乱没形象的……
PICT0108.jpg


来多张全家福……不做评论了||||
all.jpg

趁年轻

冒着遇到阿拉伯肉弹叔叔的危险上街血拼——上次陪老外去北京路的时候就突然好想逛那里了~
北京路真是好地方啊啊啊~~~~东西便宜种类又多~~~~(默,至于嘛……都去过N几百次了……)
汗,其实之所以会那么兴奋是因为买到超喜欢的Lolita样衬衣和达芙妮打3折的靴子~~
还有颜色嫩到吓人的粉红豹纹短装外套……|||||
真怀疑买这种东西什么时候穿得出去!

不过……就算穿不上也要买!
趁现在还没有正式工作,紧把想穿的都穿一遍!
说起来好象大学三年都没穿过太另类的衣服(因为本人本身就……已经不需要服饰来表现另类了|||)
想回来如果大学四年都穿得像个大嫂一样那不是超郁闷!
啊啊啊~~~没青春直接中年啦!

写着写着……突然发觉……说起来……冬天……好象有肥……一点……
奇怪||| 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
真讨厌的话题,PASS……
还是想想看剩下的银两还能买些啥好了~哈哈~
说起来现在暂时失业中……而且现在没家用了……
……怎么又是个讨厌的话题!

这一天

暂时无所事事的秋冬天。
忙碌的短暂终结。

肚子不舒服——逃课休息。
于心不安,所以稍微读了下书。
然后开电脑。
新换的电脑WALLPAPER很有深秋的感觉。
久未登陆的广外FTP更新速度让人惊喜。
下载了想看很久的最终幻想7——再临之子,对着KADAJ不断流口水:小松鼠说这是“少女时期典型的反派迷恋综合症”。呵呵~没错,我就是喜欢心理有阴暗面的反派帅哥~~

突然发觉自己很久没吃康师傅的干脆面了,哈哈~那种“小孩子”的玩意儿可是我大一大二最迷恋的零食之一。去买的时候发觉包装变了好多,也找不到以前喜欢的“香辣蟹”口味。
罢,随手拿起近来很流行的章鱼烧口味——真无法想象章鱼烧做成干脆面的味道~

在校园兜圈子:校门-主校道-教学楼-宿舍-北门。
原本是网球场和电教楼的地方变成了“文化广场”,我们学院捐赠的那个颇寒碜的雨果头像居然摆在最显眼位置……算了,周围还有一群貌似“达尔文”、“贝多芬”、“鲁迅”和“孔子”等原本八竿子也大不到一块去,唯一共通点就是“丑”的难兄难弟——文化广场果然不白叫,这锅大杂烩倒是很符合我们的校训:“学贯中西”。
而建在篮球场遗址上的那个亭子也不见得好看多少。旁边装饰用得那几棵竹子怎么看也像临时插上去凑数的,草皮的成活率让人严重担忧。
幸亏我还不是纳税人,不然一定向孟姜女学习,把那两个该死的广场拿眼泪淹了。
——以前那两个球场虽然长得丑,可好歹也颇有实用价值啊!
建于学生宿舍一、二栋废墟上的第六教学楼长相诡异:占地面积广,却是“中空”设计,真不晓得中间留那么大块空地是不是想建个足球场。

学校面目全非,就好象大学四年后的我们。

努力寻找从前那份心情。

很久没去曾经熟悉的图书馆,连图书证都几乎找不到。觉得有些狼狈:现在的图书证已经完全被我当羊城通来用,几乎忘记它原本是用来借书的。
还好,图书馆的味道依然熟悉。
书架的排列位置稍微有变动,惊喜发现最喜欢的那类图书居然摆上了最显眼的位置——难怪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哈哈~
沿袭了大一时借书的举棋不定,总是拿起一本又放下一本,放下一本再拿起一本……
最后决定借的那两本书竟出乎意料的适合现在的心情。
借书到一本好书和买到一本好书的心情不一样。
可能更会珍惜一些。

晚上挂Q,难得的没有隐身。
向古古要了焦点的老歌反复听。
夜色……忆……禁地……玩偶……
很容易就被同化和感动……仔细听一首歌的感觉。

确实不能太久不做曾经习惯的事情:重温时太容易被触动,太容易勾起回忆。
也太容易想要用眼泪纪念些什么。
我的大学四年,在这一天终于老去。

FRIEND

有些很熟悉的人,总是不联络,就会渐渐变得陌生。
也许……也包括朋友。

首先要承认自己是个非常狡猾且敏感的家伙,总喜欢有意无意“试探”一些东西:爱情、友情、人情……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做了这样的实验:不再给那些从来都是我在主动联系才会回复的朋友旧识们发短信,打电话,写E-MAIL……
不得不说这个举动很蠢——蠢到让自己很难过。
呵呵~现在才知道……原来没人理我……
难怪人家都说不要随便拿感情做实验。

或许是我性格积极,总觉得一旦成为了朋友,就应该主动联络对方,把开心或不快的事情告诉他们,并分享他们的开心及不快。
如果是朋友,似乎理所当然就应该成为对方生活中的一部分——不然的话,那和陌生人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无论隔了多远,多久没见面,总想把自己的事情告诉朋友,总想知道在别人身上发生了什么,所以不断地说,不断地问。
太粘人了,所以被厌烦。

当然没资格去责备那些你认为是很好的朋友,但却永远不主动联络你的人。但心里难免会觉得怪怪的。
有时会很天真地帮他们想理由:“最近太忙了”、“正在准备考试”、“心情不好不想和别人联系”……
也会去“相信”别人那些“忙碌”的借口。
只是有些东西大家太心知肚明,所以无论怎样假饰始终无法掩盖。

对于已经认定是朋友,别人也认定你们是朋友的人,始终没勇气问出“你真的觉得我们是朋友吗?”
如果是,那么那种明显敷衍的态度有该如何解释呢?
在兴奋告知及询问你新闻时,却总得到“呵呵”或者“很好啊”之类的话,我实在不知道所谓的“下文”该如何延续。
没办法,别人不把你放在心上,生气也没有用。
况且,也没立场生气——毕竟不能强迫一个人去在乎你。
不是情人所以不能对他们抱怨。
想因此断交理由又不充足……

算罢,也许我不再坚持,很快就会和那些人没来往了。
有一点还是很有信心的:他们忘记我的速度绝对比我忘记他们的速度要快。
虽然会可惜:毕竟认识了很久……
算罢。

游戏天才NONO

窝在宿舍玩美少女梦工厂4
结果——一次过就培养了个公主出来。
我好象很有玩游戏的天赋,爆机速度超迅猛= =||||

但实际上并不怎么想要公主的结局呢……个人比较喜欢女巫、流浪人或者街头卖艺人之类的结局|||||
都21世纪了,还搞“王子公主”那套,实在是……没新意!
还是做社会比较过瘾~~~XDDD

NANA的电影版吖~

286818_KRVBIQpsdhHb.jpg


妖怪传了期待以久的NANA真人电影版给我~
虽然对本城莲N不满的,可是很喜欢MIKA的NANA喔~~(和HYDE的气质很像呢~连声音都像!)
矢泽大人的漫画永远都是大赞D!

对NANA有特殊感情,大概也是ROCK情结使然。对乐队抱有特殊的感情呢~大概是因为一开始迷上的音乐形式就是BAND ROCK,而且也有很多乐队的朋友。
其实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ROCK的,似乎喜欢一样东西真的没什么理由。似乎除了觉得他们很酷、很有型,还有些别的什么感情在里面。
大概是觉得他们在舞台上很自由吧……
这想法有够狭隘,不过在舞台上的他们确实有无所畏惧的感觉。
虽然下了舞台大家都变回柴米油盐普通人一个XDDD


顾城

总是用顾城的诗做BLOG的题头,但从来没被人说过“故弄玄虚”。
哈哈~因为大家都没怎么读过诗嘛~
我也没资格说别人,除了顾城和洛夫其他人我几乎都不认识。而喜欢他们两个也不能说明本人多热爱诗歌。
只是被一些突然的句子打动而已。
有时候,越是简单的话,越容易发人深思。

《消逝》
顾城全集 第五十卷 一九八六年

你默默地看着我
看着遥远的天空
仿佛已熟知一切
仿佛又陌生

你无声地告诉我
不必过多询问
社会就是这样
谁也不是超人

既然总有一天
却又何必匆匆
这会使人想起
还未消散的不幸

十字涂满鲜血
便成为仁慈的象征
在生活的路口
总有命运的哨兵

没有泪,没有叹息
没有电,没有暴风
静静逝去的
是一片白云

镜子诱惑

终于忍不住去商场血拼一翻,预定了两件大衣(其中一件是给娘亲的生日礼物),花去n多银两= =b
最喜欢的还是新买的ANNA SUI的镜子,超美的! 之前莹莹有一个,给我慕得得跟什么似的,现在老娘自己也终于有一个啦!万岁~~

超级喜欢的LOLITA+GOTHIC风格!
AS.jpg



除了镜子,也有买一条些许LOLITA风格的裙子……其实只有花边有一点点像啦|||| 老板娘说我是她今天开店的第一位客人呢……唉,星期一生意惨淡也,大家都搵食艰难。

算算看,这两个星期实在买了太多东西:一套兰芝、达芙妮的鞋子、米奇的包包、银蜘蛛吊坠、冒牌VW的耳环、银灰色隐型眼镜、两件韩国进口的外衣(一件是老妈的)、打折之后还是很贵的内衣、之前提到的ANNA SUI的镜子和裙子……

一定是我太浪费,所以老天今天惩罚我:正洗澡的时候停电了,刚出来的时候又来电了= =……

乱七八糟的生活

昨天经历了翻译人生的最大惊吓……
1)翻译了场约20分钟,类似圆桌会议的东西
2)参加会议的有25名法国人,以及一名法语说的超级无敌爆他妈好的中国中年男子
3)老板大人经常不按照原先拟订的稿件发言,还我几次都没反应过来……因为紧张,有时读都读得嗑磕巴巴
4)回程的时候法国人很好心地让我乘他们的车回广州,于是在路上发生历史上最恐怖的事情:那位法语说得很好的中年男子原来是我校友(当然,比我早毕业N几十年),他问我知不知道蔡小红老师(我们学校最牛X的华南第一翻,上课以严格及恐怖见长,也就是我的口译老师),在得到肯定答案后,他突然告诉我:蔡老师是他爱人……
5)于是我被华南第一翻的老公说教了一路……

基本上,所有知道了我经历的人(特别是同学),都报以同情及关怀——要知道,当我得知那个人是蔡老师的老公时,差点想打碎车窗直接从车上跳出去!

虽然昨天就过得超级无敌爆恐怖,但今天40周年校庆还不错~ 古古、古古的室友同学、JUNO、FUNFUN及她朋友和末末都过来了~~ 本来肥猫和小辉辉也打算来凑热闹,因为临时有事就没来成……不过有那么多人过来我已经很开心啦~
因为古古和JUNO她们三个先到的,所以上了我宿舍小坐。某古一直企图把尘土散播到我房间,且对我那本HAKUEI的写真大流口水了一翻,害我几次想把她从三楼直扔下想死沟……
JUNO居然在我宿舍……打围巾|||| 妈啊~~~饶了我吧,大小姐,你怎么出门还带毛线喔!

因为是40年校庆,结果反而搞得所有学院的摊位都取消,整个学校都在接待校友……所有的活动都是官方活动,超级无聊的= =b 古古大呼被我骗了……汗!我也不知道今年会搞成酱的啦!
为补偿各位,只好请大家去喝糖水打发时间||||| 本来大家说自己给钱的,被我开玩笑说“我现在穷得只剩下钱了” 笑~确实,之前去小榄那两个月是完全没有花过钱的,唉……工作期间,禁止私人娱乐||||
不过之后到晚饭后,因为夜摊都摆出来,反而比较有趣。古古和JUNO完全被低价杂志所吸引,结果某女打大老远搬回N本杂志去= =||||
当然,广外的美食也让她们大开眼界啦!JUNO还特地买了个煎饼果子回去呢,哈哈~

很久没那么人齐了,很开心呢! 都有大半个月没和大家一起好好玩一次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有些不对。
老实说,现在的日子过得我很紧张:一方面要顾及学业,另一方面又要兼职找工……似乎大四的整个生活方式都不一样了,就像古古昨天和我说的一样:越来越社会。
可有些东西确实很难割舍:比如像昨天,本来是要去看LIVE的,可突然接到兼职……机遇、挑战、对方尊敬的请求态度、外加一场翻译600元,来回车费报销的待遇……
有绝对的理由牺牲自我享乐。
末末说“现在不败家,难道要等人老珠黄了再败家不成?”
但我就是那种天生没办法让自己太放纵的人,连自己的桌子上有尘土都不能忍受。
就好象有轻微强迫症一样:必须回到宿舍就洗手、每天都要洗头,东西用完一定要放回原位,连CD的排列顺序都是固定不能随意改变……
因为这个不知一次被人骂BT和洁癖,有时连老妈都受不了我——再加上轻微的工作狂情绪,败家可能性——0!
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这样连我自己也觉得辛苦,总觉得现在越来越市侩:好象过这一辈子就是为了往上爬一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大家出去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对VR和漫画越来越淡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为所谓的“未来”打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显现出几近狡猾的精明。

工作狂的短暂偷闲

连续5小时坐在电脑前笔译,差点就做到吐血,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到完成的。
其实明明可以分两天,或者放到明天的,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要“一鼓作气”……大概山羊座的人确实有工作狂的潜质——甚至包括我这个懒散的家伙。
人家特地嘱咐要穿着正式,看来前阵子500大洋的行头可以派上用场了。虽然了解那种场合必须要穿得一丝不苟,还是忍不住要暗自悲哀一下——那衣服真是穿上显老5年!
星期五啊星期五,真不知道还要面对些什么!

虽然害怕,但也很兴奋。也许我骨子里有着不安分,也许是自出娘胎就一直在经历些“不可思议”,反正我的人生一直都不算安稳,鲜有些风平浪静的时候。
听起来好象有些吹邪呼了= =b 其实只是比普通人家多去过一些地方,多经历了一些变化而已。

刚才看到MICHEL给我的邮件了,好开心~
看到他对我之前工作的肯定,以及那些鼓励的话,觉得之前所有工作都不算辛苦,遇到的那些困难也没有了抱怨的理由。
如果说以前对“翻译”这个工作还心存芥蒂的话,那么现在我开始喜欢这个职业了。
我知道自己的法语说得实在怎么恭维也不能算好,但依然可以和他们成为朋友。
语言只是一种信息传递的媒介,真正的交流是要用“心”的。

NEW JOB

没想到那么快就有新兼职,看来我果然转运了。
虽然只要工作一天,而且又要去小榄……最让人郁闷的是工作时间是在我决定要去HAPPY的星期五= =b
ANYWAY,赚钱总是比花钱要重要些~
但星期六无论如何也要和末末出去玩!

这次的工作对象是生产脚轮的公司,他们突然要被某法国代表团访问……明天要好好问问老师那个传说中的脚轮怎么说了= =|||
不过那家公司的人对人好有礼貌的说~~和我联系的那个姐姐也才刚大四毕业而已,对人很亲切的~~
几次实习都有遇到很好相处的人,让我怀疑自己的“社会生活”是不是太顺利了一点。
啊……差点忘了CRUELLA大姐,她可不是一个DIFFICILE可以说得明白的……
总之,希望第二次中山之旅依旧顺利!
狂人のDNA鉴定

NO*no

  • Author:NO*no
  • 年龄:半大不小
    性格:忽冷忽热
    爱好:变来变去
    生活:半温半饱
    人品:不好不坏
    格言:得过且过
    总结:烂人一个
狂人の大事件
狂人の七嘴八舌
狂人の月历
五花八门の狂人日志
計數器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