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牙齿革命

今早去补牙了,痛苦……居然因为吃花生咯开一个大洞,医生听到后都在笑。
吕医师还是很好人的,补牙期间一直都有在安慰我,不似那个陈姓助手,每次都着张脸,不说一句话。
但好人归好人,痛起来还是很鬼死痛!
最大的噩耗还不是这个,吕医师这次很严肃的和我说,如果半年内再不拔掉那四颗智齿,可能会压迫到神经,问题很大条的!
可我真的不想拔牙啊啊啊啊!!!(还要磨骨头那种!)

下午做了个重大决定——填坑。
因为最近觉得自己生活太腐败:总是在睡懒觉,无所事事,而且总上街买些很贵的东西。
如果是酱,那还不如找点比较费时费力的东西做做比较好。
当然,如果有了新的兼职,当然就赚钱第一,精神自虐第二了= =b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又过回懒人生活

今早起床——10:15分。
又过回懒人的生活了= =b 唉,人类的劣根性喔……
下午要去买鞋子!早就想要一双春秋装的休闲鞋呢!
有钱的日子很不错。

HOME

终于可以回家休息一阵了……
其实想回来,这月6日才刚刚从家返校而已,但感觉就好像过了很久的样子……大概是忙碌的时间过于充实,总觉得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可以分到好几天去做。真是让人一天老几岁。
开心的是外婆过来深圳住几个月,她一回来就可以用到我的工资——很早之前就想要赚到钱好好请大家吃一顿,然后买好多东西给大家。
父母都很开心,他们说等三舅和舅妈过来的时候大家要好好庆祝。

晚上听到妈妈哭泣的声音。
我想她是为外公感到遗憾吧。
我没有哭。
在拿到工资的第一瞬间,就已经想到那个人。
我想他无论在哪里,都会为这一瞬间而微笑的。
在别人快乐的时候你又怎么能哭呢?
我什么也无法弥补——所以,只有珍惜现在。

休息日

10月26日星期三,大家或在上课,或在工作。
NONO在宿舍睡觉上网……
好累喔……只有在彻底休息的时候才发觉到自己原来这么累!躺到床上之后完全不能动弹——最夸张的是明明已经醒了,而且知道自己的手臂被压得很痛却没有翻身的力气,结果居然就这样又睡着!
啊啊啊~~~我这辈子还没这么拼命过呢!(高考都没有!)
明天上午有Légume的课,但如果状态还那么萎靡,就决定再休息一天。
明天下午无论如何也要回家!

Clara去香港做了两天翻译,刚刚回来,说香港所有万圣节的东西都摆上橱窗了呢~
好~那我也改版一下好了~~(虽然我连万圣节是几号都不清楚)
刚刚给法国人发了邮件,真希望自己说话能和写字一样有条理||||
经过思考的东西和不经思考的东西果然就是不一样……(侧面说明我说话不经大脑)

想到11或12月可能还有兼职机会,突然觉得自己“社会”了……
虽然工作很快乐,但不可否认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是在为钱卖命。
疲劳,在工作期间的每一个清晨,都极其厌恶从床上爬起来。
倒不是那个四星级的宾馆就真让人舒服得欲起不能了。
因为一起来,就要等到晚上十点多才能再休息。
其实没什么好抱怨的,待遇好得已经超过一个普通兼职学生应该得到的范围。但也前所未有的深感“工作”的艰苦。
总是在“提心吊胆”,每一分钟都会遇到“未知”……
原来所谓“人生充满挑战”就是这样来的!

非常累,但又不讨厌这样的人生。也许是因为忙碌能忘记很多烦闷的事情。
人常道“无病呻吟”。
错了,其实应该是“无事呻吟”。
正在忙碌的人根本没时间向别人解释他的忙碌。
只有像这样忙完了安静下来,才有时间在电脑前胡说八道。
呵呵……好像是自己呼了自己一巴掌。
但以后要再有人用不耐烦的语气对我说“很忙啊!不要打电话发短信过来!”,随即又悠闲地挂在网上几个小时……
我一定狠狠呼他(她)一巴掌!
“——妈的!老娘也是从江湖里混出来的——你丫蒙谁啊!”

回归

终于回到久别的宿舍……心情极度激动中:原来我那狗窝的魅力比四星级宾馆还要大得多。
应该说算是初初融入到所谓的“社会”吧,所以总会有和他们格格不入的地方——也许这就是“大人”的世界,而我始终只是个“孩子”。

学会了很多东西,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快乐的,忙碌的;偶尔会烦躁,会生气,但从来没有郁闷过——实在没那个美国时间郁闷啊!我可是从早上7:30一直工作到晚上10:30的!
一开始非常不习惯,前一个星期狂减了3~4公斤;后一个星期习惯些,补回来点,但脸上豆豆长了一堆,巨打击:人家睡眠不足只是长眼圈而已,为什么我是长豆啊!
不过豆豆的代价是高额人工,够买N套去豆产品的。
为奖励自己的顺利完工,送了套兰芝的平衡保湿系列给自己……第一次花那么多银两,还是自己的,哈哈……感觉手上的盒子很沉重。

有很多事,很多人都值得记录……恐怕不能详述,只能记录下些“最”。

最激动的时刻:
当然是和五位工程师大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刻……手都在抖,话完全说不完整,像个第一次入学的小学生。

最开心的时刻:
送他们回法国的时候,他们特地嘱咐我们副总:下月来中国他们还需要翻译,他们还想见到我……最后离别时他们对我说的是“下回见”,而不是“再见”……

最尴尬的时刻:
前三天完全不知道Christophe是我们财务经理,而且还是公司的三号人物,大胆对其“你”来“你”去,还不小心把菜汤弄到人家唯一一条西裤上|||

最正义的时刻:
Christophe大人请客吃饭,大家海宰他700余元后,他居然送我发票说拿去到公司报销,这样我可以挣点零花钱……谢绝,还做不到花什么钱都心安理得的地步,只能花自己亲手赚到的。

最厌恶的时刻:
和中方那两个老板,城建公司和海关的人一起去吃饭……非常厌恶!那些人太没礼貌了!我们的国民素质还没那么低,别在外国人面前这么丢脸!

最惊讶的时刻:
发现Yves和Christophe其实很搞笑,而且他们和我一样都很讨厌Marie……还有Raymond对Marie的形容……居然是101只斑点狗里的大恶女Cruella!笑死我了!

最痛苦的时刻:
吃饭。饮食习惯不一样,而且总是要问他们“想吃什么”、“你现在吃的是什么”、“你还要吃什么”……而且每次都要吃2小时以上!!!要命啊!才知道法国大餐吃的不是味道,而是时间和精力!

最想死的时刻:
突然被告知我还要负责生产经理(也就是Yves)和财务经理(也就是Christophe)的起居……最后还要带他们去吃饭,散步,旅行!!!Cruella大姐,你当我是超人啊!(超女?)

最伟大的时刻:
居然帮法国的工程师和中方的建筑公司翻译了整个工厂的水电供给问题:进水管、出水管、氮气、煤气、220V电缆、380V电缆……我居然把它们的走向都弄明白了,还完全正确地翻译给了建筑公司!(要知道我连初中物理都没及格啊!)

最丢脸的时刻:
经常说话说一半,有几个单词死也出不来,不得不由法方很好心的解围帮我补上……身为法语系的学生,还挺丢学校脸的||||


还有很多很多……有机会在慢慢补……
虽然很累,但很期待快些和他们再见面呢~

忙里偷闲!

今天放假半天!YEHA!!!

虽然很累,累得快要死掉了,不过大家对我都好好喔!
酒店超豪华,连指甲锉都有……每天山珍海味,现在好想吃煲仔饭……每天旅游观光,都看不到风景了……
就这么听起来似乎待遇很好,可是每天也要处理好多问题:老外的吃饭、车辆的安排、换钱、洗衣、电话、和公司间要怎么沟通、陪他们去买首饰加工专用工具……所有这些都要翻译!
老法的精力好到吓人,天天朝7(最迟是8)晚10(最早是9点半),佩服死他们……
听说下星期还要来3个人,疯= =||||

大概是和外国人办事的缘故,突然觉得中国人效率实在太高了……||||
法国人不是一般拖拉……
不过也很绅士啦!
因为老板把所有的MONEY和日常起居都交由我负责,老外说我现在是他们的妈妈了= =b
真是个神奇到不行的旅途……非常非常锻炼人的工作。除了法语还学到了其他方面的很多东西,哈哈~~

暂别

中午就要开始中山实习之旅了……不安中……
感觉那边组织挺乱的,不晓得被安排怎样的工作|||
联系我的郑小姐说一共要来5个法国人,而且都是机械工程师,感觉有点恐怖……从小到大都没和工程师打过交道,何况还是鬼佬工程师!

本来说今早他们过来车接,临时又有改动要自己过去……麻烦呢,要去省站坐车|||| 小松鼠极力劝导我说反正车费报销,不如TAXI过去省站……那女人……唉,广外招牌就是这么被砸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
风萧萧兮……
壮士一去兮……

总之,期待27日拿了工资,回来过逍遥日子!
上帝保佑,真主庇护,阿弥陀佛!

一日

特地早回陪R女王陛下半日……
约在上下九,不过那地方我一年没去了,理所当然地迷路,迟到,被骂。
女王真不是白叫的,见面第一件事就是用力捏我的脸……
R力气超大……而且BT得很无赖。
好可怕的女人!

FION和R女王大人联合起来欺负我……哭,人家真的是很……无奈啊!
FION也很BT,不过女王殿下PLUS。
总觉得一路都在被她们玩弄+蹂躏= =||||
和她们拍了贴纸,根据大家的表情特征,我改名为“后妈”(后来为了配合R,又变成了二妈),R殿下是“大妈”,FION最惨,被说成是“婆婆”……默,FION,不要骂我毒舌,谁叫你一路都在75我!

陪R买布差点晒成人肉干了,最要命的是布还买不到!!!
啊啊啊啊!我想死啊!!!FION~你要认路的说!!!(不能指望我,我是路痴中的极品啊!)
R殿下锲而不舍的精神都吓死我了……汗,不能再陪她们去美院,晚上还有活动。
告别的时候回捏了R的脸(用力),气解一半~

回程的时候被一个怪怪美少女一直盯着看,还笑啊笑啊的……笑得我全身起鸡皮|||| 还好她下车比我早!
广州越来越皈依了!

晚上的EMMA因为担心那件事来看我,其实看到大家的笑脸郁闷已经散了大半。
被人关心的话,就算是不开心也会转好……何况今天被R大人一闹,不快早就被她闹没了。
只要有人在身边,就很难一直郁闷下去:朋友就是这么神奇,就算他们什么也不做,只要看到他们,都会觉得开心。
啊,对了,又被EMMA说像小S了……本年度第4人(加上年度,共5人)
好啦……小S总比吴君如好(虽然都是谐星|||)
小松鼠因为这个又兴奋了半天,因为她是说我像小S的始作俑者= =|||
可是……还是不像啊……

去LL的坛子,看到古古把我N早前的一篇日记转过去了——是对MUSIC和VR情绪的一些发泄。
事实上现在已经彻底原谅那个人:他有他的无奈。
很多事情必须要经过长时间的思维沉淀才可以想清楚想明白,观点这种东西确实会一直改变。
但有一点不会变质:声音面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不会因为一些人学过乐器,组过乐队,他所聆听到的世界就高贵些。
我觉得它好听,它就是最好的。
其实,世界上的所有事情,也大多不过如此。


没有“理所当然”

和他吵架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脾气能这么大。
事实上我不是个喜欢与人对骂的家伙,上一次与人起如此激烈的争执,也要追朔到高中的时候。
不想要伤害到别人,所以一直忍耐,就算是遇到自己讨厌的观点也可以用或轻佻或敷衍的语言遮盖过去。
大概就是这样才被认为“好欺负”,“可以控制”。
错了,一直对你微笑,只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不忍心看到你被我伤害。
并不能证明我没有伤心或愤怒过。

和他吵架的导火锁,只是因为他的那句“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我是谁?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我不在你面前化妆,用香水——因为你不喜欢;我不穿高跟鞋,每次上街都尽量穿得淑女——因为你曾经这样提醒过;我知道你初入社会收入不高,所以从不向你要求什么;我也明白你那种耀的心理,所以尽量在你的同事面前做好一个“花瓶”角色。
这些都是我最讨厌的,可我为你做了。
但你呢?为什么还嫌不够?

我知道你是潮汕人,你的大男子主义根深蒂固。
我可以迁就你,但我不能总迁就你!
请不要把我的迁就当作理所当然啊!
子媚曾对我说过,喜欢一个人,就应该为他去改变去磨合——没有谁和谁是天生一对,感情都需要过程。
大概是这样没错,所以我从一开始的“接受”演变成现在的“喜欢”。
可是你为什么会从一开始的“百依百顺”,演变成现在的面对我的迁就“理所当然”?

我知道你很疼我——上街时所有的带子你都抢着拿;对我很好也很关心——甚至听说我要一个人背着旅行袋来回广州深圳都不放心。
有人这么关心我我很幸福,真的——只是除了关爱,是否也应该给我一些自由?
要知道,我毕竟不是“你的东西”,而我也永远不可能为你所掌控。
我不可能在你想让我笑的时候笑,想让我撒娇的时候就撒娇;并不是所有你说“不好”的事情我都不做,更不可能对你的每一句话言听计从。
在你用命令的语气要我“听话”时,我再也忍不住要和你争吵——我想你确实被我的“无名业火”吓到了,我从不会用这种认真语气反驳你,甚至骂你。
真的不想这么做,可这确实是你逼的。
因为我不可能做妥协派。

曾和同学说过“我并不那么重视这段感情”,但我心里明白,自己其实比自己表现得要重视他。
他毕竟是我的男朋友——而我不可能找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交往。
可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真的没有信心还能维持多久。
如果在乎我,就必须尊重我——这是感情的基础。
而不是理所当然地去接受些什么。

所谓“职业”

趁十一大减价,买了套求职应聘用的职业装。
Caven的白色衬衣和色一字裙,Patty的高跟皮鞋,900多元的东西国庆打折,500元搞定——依然不能算是便宜:毕竟还没有开始赚钱,便已经为行头花去大办个月的生活费。
看到一丝不苟的自己,觉得很好笑:还没步入社会,就已经把自己搞得相颗社会的螺丝钉了||||
“职业”这东西,实在让人迷惑……唉……
狂人のDNA鉴定

NO*no

  • Author:NO*no
  • 年龄:半大不小
    性格:忽冷忽热
    爱好:变来变去
    生活:半温半饱
    人品:不好不坏
    格言:得过且过
    总结:烂人一个
狂人の大事件
狂人の七嘴八舌
狂人の月历
五花八门の狂人日志
計數器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