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Maladie

貌似食物中毒,病得惨兮兮的。
大学3年,我想这次大概是最让我惊吓一场病。

昨天开始腹泻,开始也没太注意,只是以为着凉或怎样。但后来就一直泻泻泻……泻到没得泻了还不得不去厕所……
晚上本来10点就爬上床想早点睡,可到了11点多被吵醒,觉得超级难受。过了一阵实在顶不住,去厕所吐。我想大概是肚子里真的没粮食了,所以吐出来的全是水——尽管如此还是吐了一堆。
从厕所出来觉得简直站都站不住了,好象踩到的不是地面一样,一定要扶着什么才可以走稳。头非常晕,而且觉得非常冷。

因为吐得乱七八糟的,不得不又刷了一次牙。
回到床上时觉得好冷,把被子裹得很紧还是很冷,不得已换了薄棉被,还是四肢冰凉。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妥,摸自己的额头时觉得好热,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发烧了。(废话啊,没发烧的话谁在大夏天盖棉被还觉得冷的!)
缩在床上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要翻身都只能很缓慢地翻,随便动一下都好难过。但就这样浑浑噩噩的,也还是睡着了。

凌晨2点又醒了一次,腹泻。烧还没有退,依然觉得好冷。
当时寻思“自己怎么会搞成这样”,担心明天的考试能不能去。
因为病得一点力气都没有,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将死的状态了。那时还很傻的想“要是在假期之前挂了那好不值得”,就这样裹在棉被里,又浑浑噩噩地睡着。

早上醒得很早,是被热醒的。看自己出了一身汗反而安心了许多。虽然才退烧,还是忍不住用冷水冲了个身——我就是洁癖,不能忍受出了一身汗而不洗澡。
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比昨天已经好了很多。考邓论时大概因为精神比较集中,完全忘记自己正在生病中。(尽管如此还是考得一塌糊涂)

因为收到了SA寄过来的碟子,所以不得不去邮局取。当时并不觉得很不是舒服,所以也没太注意,考完试就直接过去了。结果在邮局的时候又开始难受,头晕,而且很想吐。
我心想在这种地方死也不能吐出来,于是就拼命忍。那时出了一身虚汗,几次都看不清前面的东西。
从邮局出来时有些下雨,很难受,让人更加站不稳。路上差点被自行车撞了,不过我还挺想被撞到,这样就不用自己走路,有人会直接把我送到医院。
从来不知道邮局离我们宿舍是那么远的,好象万里长征一样。

到了宿舍又去狂泻了一通,天晓得我早餐就吃了包饼干怎么也还泻得出来。
之后又用冷水冲了下身,倒在床上狂睡。从10点多一直睡到下午2点。醒了之后依然不想起床,于是又半睡半醒赖到5点。
醒来总算有些力气。吃了点东西,但之后马上又后悔了——因为搞到了胃好难受= =

希望明天能好一些吧……只能这样说了。
不然就只好去医院。
好难受~~555~~怎么会搞得这么严重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戒烟

已经有半年没碰过烟了,前阵子被人塞了包Sobranie,很不幸,又重新开始了烟枪生涯。
sobranie_mints.gif



最早之前是一个月一包到两包,后来变成两个月一包,戒烟期间是半年一包——说真的,戒与不戒意义不大,因为都没瘾。
但心情不爽时总习惯叼一根,感觉上会让哪里充实一点。
还好没有在公共场合抽,总会被人用眼神歧视,而且总让别人像避瘟神一样躲避那些烟雾也确实不大好。
所以总是一个人默默抽两口。


最爱的烟就是Sobranie Mint,它有种很浓烈的薄荷香,JOE说她很不明白我为什么喜欢烟里有那么大的薄荷味。我想大概是因为烟味和薄荷味有刺激脑细胞的功能吧?让人时刻保持清醒。(借口啦,喜欢薄荷烟是因为它尼古丁和焦油含量少,且不太刺激喉咙的缘故倒是真的|||)
虽然之后也有被其他可爱盒子的女士烟所吸引,但始终只喜欢Sobranie的味道。
而最讨厌的烟是Memory和520,都是属于过滤嘴太花俏,但事实味道就真是……特别是520,抽到的烟都是热热的,好象直接把火吸到肺里,爆不爽呢。
七星也不喜欢,太呛,适合猛男。
SALEM不错,但尼古丁含量稍微有些高,抽多了手脚都发冷。
555很醇,但也很贵。
YSL还OK,但燃烧速度有些快了。
ESSE是最吝啬的:鬼那么细,就这么点着不抽都能在3分钟内烧完。
PEEL的橘子味很像糖果。
Cigaronne的过滤嘴比烟都长,感觉很浪费。
DJ的柠檬味像蛋糕,味道很惊世骇俗,不适合我。
……
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抽了不少牌子,默,没有烟瘾却有烟龄的家伙。


我想还是做什么戒烟宣言比较实际:反正也戒不了的,但求不要抽太多就好。能保持在2个月一包,我基本上就还是个好孩子。
当然,只是“基本上”的好孩子= =||||

狠死[番外]!

看了剑心的[星霜篇],突然想起李的名句: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一直都不对“番外”和“后续”不抱什么希望——通常都是把原著改的乱七八糟,狗尾续貂。

之前的[追忆篇]已经让我有一点点失望了:但毕竟还算是尊重和月殿的意愿,只是觉得内容稍微拖沓,但也还算能够让人欣然接受。

至于[星霜],那内容还真让我寒心:把剑心得“不甘安逸”要投身群众了解低层人民疾苦,后身染恶疾,随远征军漂洋过海,失忆,最后跌跌撞撞回到日本,死在阿怀里……
没语言了,“英雄末路”不是用这种方法去表达的。
如果仅仅是想为大家展现剑心完整的人生历程,那要不要在弄个前传,让大家知道他是怎么出生,怎么学会说话,怎么学写字?
在多做几个[番外]给我们交代一下啊!
无——聊——透——顶!

如果说漫迷们看到这个会流下痛彻心扉的眼泪,那我绝对相信:因为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悲剧;而所谓悲剧,正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如果以后遇到[番外],我看我最好还是敬而远之吧——毕竟人的心脏只有一个,而且一旦“死机”很难重启。

白髏の舞

040215_9.jpg



很久没听这张碟子了,今天反复听了很多次,旋律依然很熟悉,让我可以很清楚地回忆到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的激动心情。


才发觉那已经是03年发行的碟子——现在已经05年了。
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
我想它大概在我书架上放了有大半年没动过了吧?
很多碟子都逃不出“上架”的悲惨命运:即使很喜欢旋律也不能反复听。
因为每个人骨子里都透着“喜新厌旧”的劣根性。
想到这里有一点点悲哀。

好喜欢的CG~

近日狂储美美的CG图中,虽然自己从来不画CG(手拙,只会用PS做后期加工= =b)

最爱的风格当然还是Lolita风格的啦~~~当然Gothic也很赞呢!本人属于暗派的,喜欢诡异风格。
像我们这种老大不小的“女人”似乎都已经不再垂青Baroque式的正统公主形象——等着哪天麻雀变凤凰,还不如自己修炼九阴真经,变成个女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要我变的话,就一定要变成那种Gothic风格的色系女巫:色长发,涂很厚重的眼圈,看人的眼神狠毒而且幽怨,面色苍白且很消瘦,但口红却是很浓艳大红;穿有色蕾丝的紧身裙,裙子不要太长,但裙摆要大;挂很很古怪且有些骇人的金属装饰品,再在身上画一些有图腾意味的文身花样……汗,突然觉得这种形容感觉比较像A片里常出现的SM女王||||

默,打住这个话题,SHOW点图出来看看~

像这种Lolita风的MM就超爱的!
an7.jpg


这种Gothic feel的也不错,有些像怪盗呢~
ruka.jpg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那种奢华感很强烈的东西啦。其实说到最奢华的应该属于Rococo风格吧?但感觉Rococo有些修饰过度,花俏一点是没什么不好,但如果把一个东西搞到没位置再做任何修饰的话,对观赏者的视力挑战未免太大。

像这个的感觉就有些Rococo,看起来似乎有些……凌乱。但真正的Rococo是比这个华丽得更夸张。
221.jpg


对于有些很“和风”的CG也很赞赏呢~~本人是《阴阳师》的忠实簇拥~~对和服啊,式神啊,妖怪之类的迷恋程度不比吸血鬼低= =b(一句话,本人喜欢灵异和鬼怪。但对中国传统的“僵尸”就……本人对长得难看的一概自然屏弃= =|||)

像这种和妖异的就相当喜欢!而且画风也很赞呢!唉唉唉~要是鬼都长那么PL,那我真希望天天都能“见鬼”T_T(可惜啊~~见鬼十法都用过,就是见不到有啥鬼出现~)
_topgif06.gif


最后的话~介绍我比较喜欢的阿拉伯风~~这里说的可不是那些穿着暴露跳艳舞的女郎|||| 重点介绍的是阿拉伯的斗篷和头巾啦~~~觉得那种打扮好有神秘感哦!再加上很有艺术感的花纹~~~赞啊!

这张图的话,超爱那个头巾呢!很有一千零一夜FEEL~~~不过,个人觉得主角稍微做作了些,特别是手上那个破坏气氛的竖琴……完全和人物不搭嘛!
bluetown.jpg


嗯嗯~~看了人家那么多美美的CG,自己也好想画哦……不过本人的鸡爪子实在不适合从事美术方面的工作。
默,就让我老老实实在这里贴图好了||||

Goodbye my mint cat

小云说昨天早上来电话,说她当天就想把薄荷接过去。
其实我还蛮希望送薄荷到小云那里去的——我们宿舍太小太脏太乱,我连放薄荷下地都不行,只能让它在我桌子上,书架上活动一下。
以上地点其实都算好的,大部分时间,薄荷都是一只猫在厕所度过的……
这么做似乎非常之不人道,动物保护协会知道是一定要罚款的。

可怜的小猫来到我们宿舍就一直在便秘,不肯便便。不得已,我买了清肠茶给它。在薄荷被我灌了小半杯茶水N小时之后,它终于停止了其便秘生涯,开始拉稀,而且绝食示威= =b
看来给人的药果然不能给猫吃。(虽然个人主观上还是认为清肠茶不算药,但事实证明猫是喝不得那个的)
还好它拉得不算太厉害,不然我真是大罪折寿了||||

本来说是4点半送去给小云的,但不幸的是刚好下大雨,只好推迟。等送到小云和阿希那里已经是5点多了。(阿希这称呼……不顺啊!我还是比较喜欢“长喜”这个称呼~)
长喜(汗,还是叫回长喜吧|||)他先送我们去了宠物店,买了止腹泻的药和猫笼。其间自然又因为“清肠茶事件”被他们骂了一通。在宠物店,我们遇到了一生中最诡异的事件之一:在我们把猫猫放出来挑笼子时,一个貌似神婆样的阿婆不知什么时候从那个角落窜了出来,一把抓住我们家薄荷的脖子拎起来,并对其上下其手,嘴里还念念有词(虽然没一个人知道她说些什么)。我、长喜、小云、店员小姐以及我们可怜的薄荷完全被她吓傻,一点反映都做不出来。大家连汗的时间都没有,只是一直在想“这……这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啊!那阿婆是什么人!?”
还好阿婆念完她的经就把猫放下马上闪人了。从她拿起猫到放下的历时并不长,也就几十秒,但搞得所有人都非常震惊,也有些害怕,我当时都有一分钟没说话。后来大家一致用很夸张的语气互相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然,我们不可能明白那神神叨叨的老人家内心所想啦。有人知道那阿婆在做什么嘛?可不可以给个解答?NONO到现在都还非常疑惑呢。(最关键是——搞得心里很不舒服。)

出了宠物店下大雨,还好小云家离得算近,所以咬咬牙也就这么冲过去了。只是可怜了我那一身白啊!都变一身灰了!!!
薄荷在小云家还算适应得快,不到20分钟就敢到处走动了。小云喂它吃东西它也都肯吃,且吃了不少,估计是因为之前绝食留下来的后遗症。不过鉴于它体质弱,我们不敢喂它太多,虽然它还要吃,但还是被我们强制节食。
小云最气的是薄荷跟我很亲,就算小云喂它吃的,但它吃完以后也一定会回到我这边来和我赖着。最后小云抓狂地和我说“你还说猫是‘有奶就是娘’,我看它压根没把老娘放在眼里啊!”我当时很白目地回了她一句“你咋也跟着我说‘老娘’了内?”结果小云居然说等下外卖不叫我那份了……大汗!说错话也不需要用“禁食”来惩罚啊!太不人道了!我严重抗议!!!

从小云家出来已经7点多了,在去车站的路上有点郁闷:就这么和薄荷SAY GOODBYE了……复杂啊,虽然它在小云那里确实会快乐一点,但还是很舍不得它呢。555~~小北离广外也不近啊~~~不能总是去看它,俺下次看它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但现实很快就把我从臆想的悲伤中拉了回来:就在我郁闷前行中,一小偷又在拉我的防盗背包了——老娘正难过呢!你丫太不会选时间了吧!!!
记得我当时一把把包拉回去,之后回头对他怒吼一句“干嘛!”语气不友善指数5星,杀气指数5星,不怕死指数5星。那死不要脸的居然还要假装一脸“歉意”说“唔好意思,撞到。”……我靠!太不要脸了!老娘手边有把刀一定照你要害砍!灭了你小样儿的!!!

回到宿舍之后给N个人打电话,接电话……看来我对语言减压的依赖程度真的很严重。和大家说了很多,心情也好了些。(虽然还是很想薄荷……有些内疚,才带回它一天又要送走它,害它受多次折磨……)
也好,送走它,好好考试(借口)
……
其实有薄荷在真的很好,能转移我很多注意力……
算了不提,这种东西始终是要自己调节的嘛。
NONO也要精神起来,才有精神去为别人担心。


可能是老天补偿我吧,昨晚做了个超级小说情节的春秋大梦。梦里好象说的是我们深圳以前住的那个地方改成一个住宅式学校,然后以此为背景,梦到两个宇宙级美型大帅哥,(还是有名有姓的,一个叫靳XX,名字忘记了……总之和靳宏歌是完全米关系的= =b,另一个叫小明,姓忘记了= =b)然后两人经过一系列曲曲折折如小说般的经历,突破世俗眼光,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大团圆结局。
……对于这个怪怪的梦,我只能说前一阵看《春光乍泄》留下后遗症了|||| 默,居然还梦到有名有姓的两个人,情节还很真,好象真有其人,真有其事,实在太诡异了!!!
ER~~不管怎么说,能梦到帅哥都是让人兴奋的,虽然从另一个角度想是:一下子浪费了两个资源= =||||

对于此梦的惩罚是:一觉醒来,发觉已经9点20了……啊啊啊!9点50还有莫须有老强的课啊!!!迟到了!!!!

薄荷猫眯

我们宿舍又多了个新成员:薄荷。

薄荷以前应该是叫:FUNFUN或者NENE吧~不清楚,总之,它现在叫做“薄荷”,小名“宾治”,全名“薄荷宾治”= =b
差不多一个月前就说要养的,后来遇到很多事情搁浅。但兜了一个大圈,薄荷最后还是变成了NONO的猫咪。

之所以叫它做“薄荷”,主要是因为它有一双绿色的眼睛,非常PP的颜色!个人最喜欢的就是绿眼呢!它白杂色的毛很有型呢~我家薄荷是大美人哦~
cat1.jpg


薄荷在我们宿舍过得还蛮委屈的:它初来乍到还米适应,就被我这个洁癖怪物抓去洗澡= =b 还被我抓去剪掉了指甲……没办法,我就是受不了“自己的东西”不干净——可怜的薄荷,你就稍微委屈一下吧。

可能是怕生,薄荷自进了我们宿舍,除了稍微吃了些东西,就是一直缩在我的书架(确切的说是我的书上)不肯下来,一直从下午窝到晚上……
cat2.jpg


不过呢~我还算人道啦~在上面给它铺了块毛巾,尽量让它睡得舒服。
小家伙睡姿非常可爱呢>v<
cat3.jpg


星期四的话,似乎要拿去给小云和长喜兄养,但一切都未成定数……只能说希望能成功吧,毕竟薄荷在我这里太受委屈了。
但我也还蛮希望一直留下它的说……
矛盾哦~~~~

我很想哭

一直在想着尚夏的事情。

5月14日,我们是一起离开的,她陪我到车站。
如果换做我陪她到家门口,也许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劫匪只有一个人,应该不会抢结伴同行的两人。
这样尚夏也就不会被刺那4刀,缝那37针,在医院住半个月。
不会被搞断手筋。
我听说手筋断掉会留下后遗症,或者是手以后都无法伸直,或者是无法用力。
她才不过20岁,她还是个孩子。

想了一个晚上,也哭了一个晚上。
在12点多的时候觉得自己实在承受不住了,给阿光打电话,开门的时候把室友都吵醒了。
对不起她们:第二天就是CET6的考试,我想我一定影响了她们的情绪和睡眠。
可我好难过,必须找个人说出来,找个地方哭出来。
阿光说这不是我的错,他说我这样很傻,他说说不定我们就会一起被抢了,或者只有我一个被打劫,伤得更惨。
我知道,没人会责备我。大家甚至会安慰我不要内疚。

可我怎么做到不内疚?
我甚至希望,被砍4刀,在医院躺了半个月的人是我。
JOE说我这样想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而已,意外如果可以预测,那就不能称做意外了。
但怎样才能做到不让自己去想那些“如果”?
不管别人怎样安慰还是自己想一些“正面”的结果来安慰自己,都没办法摆脱那种自责的心态。

我想尚夏也会想,如果这时候NONO在身边,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吧?
“如果”我在的话。
我们都没办法冷酷到对这些假定释怀。


早上的时候和爸爸通了电话,他说外公最近身体明显不如以前。
他说用外公的原话说就是“身体已经不行了”。
我很恨听到这句话。
就算是真的也请不要告诉我:骗骗我,说外公很快就会好。
告诉我用不了一个月,他就会像个老小孩一样继续他的嗜糖如命。
告诉我他会像以前一样健康。
为什么不说谎呢?

我记得自己很慌乱地随便说了些什么“别乱说”,“你们乱猜的”之类的,就急忙收了线。
我拿哄小孩的话去哄骗我的长辈——也许这些话根本就是哄骗我自己用的。
因为别人对我说了实话,所以不得不以自欺的方式来中和。
我就是这么软弱,我就是听不得任何负面的东西。

莹莹和我说“生老病死”这句话,说起来很轻松,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边,就变得难以接受了。
他们总是要走得比我们早,就算不是这次,也总有一天要面对。

有人用“一切都会过去的”来安慰我。
他错了,过去了一个,还会来两个、三个。
“过去”的事物是永远不会有止境的。
也许这就是“La vie”的真正含义:永远都不会让你找到终点。


下午在状态极度不佳的情况下去考试。
很佩服自己还有力气拿笔。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强迫症”了。
所有人都在为CET6的解脱而兴奋,“考试”有时象征着一种痛苦的逃离。
我也是“逃兵”当中的一员,但怎么也兴奋不起来。

应该说,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考了些什么:对整个考试的印象只能用“浑浑噩噩”来形容,只记得自己在答题卡上胡乱地填着些未经深入思考,不知道是不是答案的东西。
涣散的精神带来和四级的紧张完全不同的结果:我甚至提前2、3分钟就把选择题做完。作文也写得乱七八糟满满一大篇。
但我知道,自己写上去的东西和废物没什么两样。

对这次重大的CET考试,我的精神状态却是:完全无法集中。
心都已经完全不在考试上了,你指望怎么集中精力?
也许我会是把这次成绩看得最淡然的一个人。

发生的事情太多,你还会关心那些乏味的数字吗?

我想回家。

我真的很辛苦。

恨死打劫的!

JUNO今天突然告诉我们Fujini被抢劫,而且就是在5月中我们在地王看完LIVE的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还和她一起去坐车……心情复杂。

被人持刀抢劫:一共被伤了4刀,缝了37针……手筋断了,住院半个月。
第一次听说原来我们这些赤手空拳的小女生这么有威慑力,连大汉对付我们都要用凶器!
看来我们是低估了自己。
或者说现在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和女人相提并论,所以才要拿把刀子来壮胆?
哦,不单只壮胆,还加以充分利用。

在一个160公分出头,才90多斤的女孩身上试刀很有满足感?
那我真是佩服阁下了。
佩服得五体投地!!!



Amoureux

看了王家卫的《春光乍泄》,除了片头,基本上觉得还不错啦。但片头那段,还蛮委屈两位实力派演员做这种三级演出的= =b(就当是我洁癖发作吧)

黎耀辉和何宝荣的粗口版打情骂俏还蛮搞笑的,感觉他们两个在一起除了制造暧昧就是制造对骂——这对情侣还蛮没深度的说|||
印象最深的就是黎耀辉记忆中那句“杀伤力级深的口头禅”(不是何由何宝荣亲口说出的那句,是某人旁白中提到的那句)。
小张把“悲伤的声音”带到世界尽头的灯塔上那段印象也很深刻。很喜欢小张这个角色呢~~一个很洒脱的“盲侠”。

但,很诧异两个貌似相爱的人为什么要这样精神SM自己(汗,精神SM这词用的……),你说你们如果相爱那就老老实实找个地方过日子去吧,没事给自己找那么多麻烦干什么?
最可恶的是明明很在意对方,也很希望能“重新开始”,可为什么说出来的东西让人感觉很“死鸭子嘴硬”哦?
“打情骂俏”这个东西,始终只适合25岁以下年轻男女。换了两个成熟大男人……即使是用暴力粗口版也感觉很别扭= =b(有人说张梁二位很有型……其实正是因为太有型,所以感觉才怪异:两个貌似成熟稳重的男人用粗口打情骂俏,谁受得了!!!)

不爽啊!

难怪MAYU说这个东西是“文艺片”(除了某些镜头是“动作片”|||)——确实没人这样谈恋爱的:正常情侣都变态了= =b

Amoureux确实是比较特殊的一班群体:比如说他们的智商会骤然下降,行为会突然怪异,思维会比较极端。
但还不至于变成自虐狂。

王家卫同学,你要反省一下了——别总把自己变态的恋爱带到你所有的电影中,让人对爱情产生误解。

写不完的文章

好想快点把那该死的文写完……没错,就是那该死的烂剪刀!都两个多月了,第七章还是一个烂坑!
TNND!最后一章在CCIP、CET、期末考附近,时机太不好了。
我是如果不安静一人的话就P也写不出来的家伙。
心情混乱也无法下笔。

烦啊,都被草莓催了N次,我对不起她T_T
假期的话,我想去西伯利亚,地大物博人烟稀少,隐居起来好好把那几个坑填了。
55555~~~~~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超级无敌怨念中!!!!!!!!!!

没課の一天

最近学校网速慢到我想吐血,外国的站子很难开。不得已,设置了代理器。

事实上,并不喜欢用代理器这种东西——就好象换了个ID一样,很担心以后就不能用学校的FTP了。不过还好现在代理器有很多种可以选,我可以选择只在上外国网站时使用代理。(非常方便呢~哈哈~高科技就是好呢~网速,FTP两不误~~~)

今天全天没课:上午GOSSOT他老人家要休息于是我们也跟着一起休息,下午整个02法语系去中山图书馆充当“伊夫堡图片展”剪彩用的群众演员。
不过并没有因此过得很休闲。早上浑浑噩噩地在CET真题中度过——错了一堆;下午匆匆忙忙校车去图书馆——中途车祸。(其实只是撞到了一辆公共汽车的后视镜而已,结果校车司机和公车司机纠缠不休,又不肯出演生死大战……无聊的我啊!)

说实话,那个什么“伊夫堡”的图片展,不是我说啊——也忒寒酸了吧!整个展厅都容不下60个人,稀稀拉拉的几张图片又都PS过,假到死……唯一吸引人的就是提供了些纸质不错的城堡介绍和地图,以及一些点心。
基本上,所有人都集中在资料台和餐桌附近= =b
连带队的老师提醒我们上车回校时,都对我们说的是“大家吃完了没”……老师你还真明察秋毫……

下午无聊拿卷尺东量西量,惊喜发觉胸围小了2cm~~~~挖卡卡卡~~~离我85cm又近了一点呢~~~
目标:胸围再小4cm,腰围小2cm,臀围嘛,就保持88好了~
哦哦哦~~~似乎不是很难达到嘛~~努力努力~~

无聊の改版、无聊の鬼&无聊的畏惧

把版面改成“天真烂漫”KAWAII绿色了,虽然和现在的心情并不是很相称= =b

看了很多鬼故事,发觉一般的鬼故事已经吓不到我了。看来对于灵异和鬼怪方面的东西,我的接受能力果然比一般人强。

wing.jpg


但每个人都有弱穴,不怕鬼,并不意味着“天不怕,地不怕”。

事实上,我非常畏惧遇到以下三种情况:
1.和虫子,软体生物有关的事物
2.和污垢,凌乱有关的事物
3.和学习,考试有关的事物

……The moral of the story is:
最让人担忧的事物往往具体得一点都不浪漫。

休息

终于考完经贸法语,M.郑的考试还算蛮照顾我们的,不算太难,最重要是考的时机好——在刚考完CCIP的时候考,刚好还记得一点点东西。(也可能全忘了……啊,就当是安慰一下自己吧~)


有些累,我是说精神上有些疲劳。最近外公的身体不好,住院,让我很担心,很想快点放假回去看他。(虽然我回去也没用)


某贱人说要请我吃饭赔罪,不去——被人劝说太不给面子,那就不给面子吧,反正我一开始就没有原谅的意思。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有句话叫“覆水难收”,得罪得起就别怕人家记恨一辈子。


文章拖欠状况严重,最后一章永远没机会写。玛格丽特·杜拉丝说“写作就是无穷无尽的孤独”,我现在不单只不孤独,还热闹得有开间集市的欲望。


星期六考CET6,完全放弃状态中,爱多少分多少分吧。我已经不打算再做最后挣扎了。


这周可能会把FUNFUN接过来,天晓得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能把猫咪养成什么行。


La vie est pacifique seulement sur son apparence.

La musique

我没见过一个不喜欢音乐的人,但却没见过两个音乐理念完全相同的人。


我喜欢的音乐形式是ROCK,特别是视觉系摇滚。
很多人都讨厌:有很多原因,最普遍的一个原因就是不能接受他们的外型及表演方式。
也是,一个男人化了浓妆在舞台上声嘶力竭地吼叫,用夸张甚至极端的行为来突出自己的存在,这算“成何体统”?
于是保守人事认为那是不耻,并且嗤之以鼻。


It's OK, I don't care.
每个人所走的路都不一样,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把接受的尺度放得如此之宽。
对于别人的大惊小怪也渐渐习以为常:再有哪个小女生有指着KYO顶着浓得吓死人的眼圈,一边吼一边朝台下吐牛奶的海报尖叫“变态”、“怪物”时,也不会觉得生气。
甚至有时会附和着想“确实有够变态”,然后哑然失笑。
我觉得那个小妹妹很可爱,对于她讨厌的行为能够第一时间表达出来,没有丝毫做作。
凡是自然的东西,哪怕是与我意见相悖而行的,都带着它的可爱之处——我没理由去讨厌她的直白。


但是,非常讨厌一些人:自认为多学了几年音乐,多组过几支乐队,就可以肆意抨击,讽刺他人所喜欢的音乐。


前天被某乐队的“资深”鼓手用很轻蔑的口气说“追乐队的尽是群什么也不懂的小妞”,说到VR的话题时,还被赠送了一句“我说你们可真够变态的”……
然后,就展开了他自负而权威的评论:这支乐队的鼓太差了;那支乐队的吉他才学了几年就敢出来混;那主唱先把自己的调子找回来再来丢人显眼吧;都什么年代了他们还在玩这种形式的音乐,还敢自称“时尚”……
一个多么学识渊博,多么的与众不同,多么的权威的音乐人!


在那些自以为是的人眼里,不单只是VR,任何音乐表现形式,都会被他们贬得一文不值——尽管他们也许压根没有听过那个音乐人的作品,甚至连他们长什么样子也一无所知。
但不要紧,那些有的没的的话是最好说的,套在谁身上都可以用:要知道贬低别人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白痴都会。
听到他天上地下的高谈阔论,我突然想到这样一句话:评论家就有如后宫的太监,有着最丰富的经验,却永远也没有实践的机会。
看看眼前这位,我想99%的人都愿意把这句话封为至理名言。


没错,我们是什么乐理知识也不懂,带着随身听和MP3跟着乱哼的小妞——我们听不懂什么“技术含量”,听不懂什么“音乐理念”,不可能听的出所谓的“资历”、“权威”。
——但——我们大家都长着耳朵:声音面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不会因为一些人学过乐器,组过乐队,他所聆听到的世界就高贵些。


在声音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资深”,更没有所谓的“权威”。有人唱了20年的歌,那么他唱的就一定好听了?有人弹了20年的琴,那么他弹的就一定动人了?
如果是这样,大家都不用去追声音稚嫩的DDMM了,都应该去听老爷爷老奶奶唱歌——人家活了大半个世纪,多资深多权威啊!
很可惜,包括那个把所有新生代乐队都从地下贬到地底,认为“资历至上”的牛X“音乐人”,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别人可以嘲笑我们,贬低我们,甚至侮辱我们——嘴长在他们身上,我们就必须给他们言论的自由。
可是我所喜欢的东西,绝不会因为别人一两句的讽刺而变质。
那个声音,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认为它是美丽的。


和演奏技术无关,和表现手法无关,和音乐形式无关,和“资历”及“权威”更没有干系——单纯的,我觉得它好听!
我觉得它好听,它就是最好的。
简简单单。

C'est la vie

昨天去了末末的新家庆祝她乔迁以及生日。终于见到她传说中的男友阿俊了~ 基本上说,黄俊同学还是很关心我们胡末同学D~~是个比较搞笑的烂好人(照末末的话说,玩乐队没见过阿俊心眼这么好的)


我和JUNO去的都还算准时,肥猫迟到了蛮久的,所以叫他直接到吃饭的地方来找我们了。老末好象非常喜欢去“东北人”的样子(大概是因为比较亲切),去年是在那家店庆生,今年还是在那家店 不过去年我是和她同学一起的,今年则是和她男朋友的那些人。那些人嘛……确切的说应该用“鱼龙混杂”来形容。有还算蛮可爱的家伙,也有BT的,或者说超级无敌讨人厌的。


基本上,因为和JUNO及肥猫比较熟识,所以都没太怎么理会其他人,好象不是太礼貌,但很讨厌其中一个叫做卡卡的家伙以及他招来的那群不三不四的小玩闹们。很郁闷的是卡卡居然和我一样是北京人 事实上我自己也知道北京人是性格比较傲,比较喜欢吹牛(不是吹水,是“吹牛”,那两个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但是,在一群广州BAND MEMBER面前把广州摇滚贬得一文不值,不管你本身有多牛X,这么说也显得太没素质了。
有好几次都被他激到想拿把椅子甩过去了!我是超级无敌讨厌那种自以为是的家伙的!那不就是比肥猫多了几年资历嘛!我又没看过他们乐队的演出,又没听过他引以为豪的鼓,鬼才知道他真有两手还是吹水肉脚一个!

最可恶的是,事实上那种人,却是本身连自己都养不了的家伙!要不是靠着他女朋友一月八千的工资养着,你丫还敢在这里牛X?外头喝西北风去吧你!


卡卡最惹怒我的话就是当我听的他很轻蔑地说我们喜欢VR的女生“一群什么也不懂的小妞”,“你们可真够变态”的时候。我觉得血液很激烈地冲撞了心脏两次——没错我是音乐白痴P也不懂,我是变态我喜欢视觉系,那又怎么样呢?我妨碍你了?我影响市容市貌世风了?我阻碍社会生产力发展了?我妨害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了?每个人都有他喜欢的东西,只要不是触犯法律及道,没有影响到他人的生活,我觉得别人对此恶言相象是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我对社会妥协了不少东西,如果现在连我的爱好都要妥协,那我真不知道这样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我不知道当时怎么就能开着玩笑糊弄过去,(虽然那个玩笑也带着有些愤怒的讽刺) 大概是看到肥猫他们被卡卡那样贬低广州乐队也很好涵养地忍下了,JUNO也没什么表情地坐在那里,我一个小女子实在不应该很没气度地为这么点小事而和一老头怄气。


另一个叫张天渺的家伙也挺讨厌的,喝得醉醺醺的过来,他女朋友也不像只好鸟。让一桌子的人等着他们,自以为是个什么腕儿……我靠!替老末说句话:老娘请你过来是你的莫大荣幸,丫不谢主龙恩也就算了,还TM给老娘摆什么架子!你以为你是哪棵葱啊!


末末觉得她还蛮对不起肥猫的,人家特地过来她庆祝生日,结果莫名其妙听一个老头在猛批广州的乐队…… 还好小强也是属于那比较明事理的理性派,没怎么太搭理卡卡。后来阿俊和末末都和肥猫道了半天歉。我还蛮庆幸AJI、阿辉和古古没来,不然以古古的性格一定和他吵起来。


除了卡卡、张天渺那群半痞外,其他人还是蛮好相处的。很不幸地,本人那晚居然被人说了两次像小S……汗,莫非小松鼠和莹莹说的是真的吗? 唉唉~~我~~~我真的觉得不像啊= =b


晚上睡下的时候已经快3点了,又和末末JUNO聊了半天(确切地说是骂了卡卡半天) 等睡的时候估计已经4点了。JUNO第二天(其实应该算是当天吧- -)还有考试,早上7点要起来。她早起的时候,我居然很清醒地和她打了个招呼说了两句话。之后……我翻了个身就又睡着了,大汗!我从没尝试过如此清醒地和人打了招呼之后又马上睡着 结果,本来应该是送JUNO出门口的,因为NONO和末末都起不来而告吹……5555~~~JUNO~~我们对不起你啊!!!亲爱的~俺下次一定好好补偿我们可怜的JUNO|||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老末还在睡~其间帮她盖了5~6次被子——那家伙睡像超级不好,不断踢被子,房间里的冷气又很大,很怕她又发烧,所以只好像孩子她妈一样不断把她踢开的被子又盖上|||| 那家伙醒来已经11点多了,在我的逼迫下不得不起了床。老末你真是被阿俊养得越来越懒了……(我就说两个懒人不能住到一起啊……)


午饭KFC解决,两个人的午餐终于有机会可以聊些比较私隐的问题。感觉我和末在大学期间都改变了不少,她学会了压制自己那有些火暴的脾气,而我也学会了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不单是昨晚在卡卡面前的那种附和) 蛮郁闷的,我们本来都是群小鬼样的单细胞动物,现在却像极了个心机很重的跳梁小丑。 我们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年龄阶段:脱离了无知的少年阶段,却没有成熟到可以独自承受现实的压力。没有胜人一筹资历,也不能再以“我还是个孩子”的借口缩在壳里,只能不断去附和,再附和着别人的意见。

我本来就不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很害怕以后会变得更没有主见。
长大了果然很讨厌……


中午末送我带车站,回去的时候给小松鼠带了皇冠玛莉奥的芝士蛋糕和泡芙。端午节了嘛~总是要稍微庆祝一下的。回到宿舍看到室友超无敌灿烂的笑容,突然觉得学校真的有它的美好。
我们顶多还能再在一起吃一年的蛋糕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必须要好好珍惜。
啊啊~又开始胡乱感慨了~大概是因为看到卡卡那样的社会“青年”让我有所顿误吧。
我要好好的生活,是生活,不是生存。

可憐の室友仔

昨晚学校图书馆煤气泄露,搞到住云山那边的人都要紧急疏散,哈紧张的说!还好昨天没去图书馆自习咋= =b

想回来,六栋虽然时常听到水房爆壶,偶尔也会有小偷爬进来,而且背后也靠着一栋命案楼,但本身好象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人命关天的大案件要搞到全体疏散——就这样说来,我们还算幸运的(相比较下的幸运,大多数人宁可被偷money也不希望自己搞到煤气中毒)


昨晚终于可以洗水晶啦~555~那包盐来得可真不容易的说(还是让JOE千里迢迢从海珠带过来的……工程太浩大了|||)比较可惜的是昨天没有月亮,我还蛮相信盐水(其实最好是海水)和月光可以净化水晶的说法呢。洗过后的水晶真的会滑滑的哦~感觉超好!


昨晚和小松鼠谈到了“灵异”的话题,她真的很怕也很信那个啊……我觉得如果怕鬼的人和我住在一起还蛮折磨的说|||| 我昨天好像把她吓得蛮惨的说(说到什么如果SD娃娃眨眼啊,有时会听到奇怪的是声音之类的) 好巧不巧的是莹昨晚把她那条带小铃铛的脚链落在桌子上没带走,风一吹铃铛就响。她蛮害怕的问我说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一开始说“有”,然后又说“其实我刚才没注意听,我是安慰你才这么说的”,搞到她完全惊愕无语后,我突然很认真的说“你觉得刚刚那句话是真的?”然后开始狂笑(不是我BT啦,她那快抓狂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嘛~~)……后来我自醒那个玩笑好像真的开大了,她吓到半天说话都不利落||||


我们一开始以为那铃铛的声音是小松鼠桌子上的手机链铃铛在响,后来我帮她收起后还有响声……记忆最深刻的是小松鼠听到那声音已经吓到语言能力丧失了= = 很奇怪我当时没咋害怕,还觉得她蛮搞笑的(汗,我果然BT|||)


后来为了让她安心,我只好说“那是莹莹的脚链在响”,她说她听我这么说当时心中一块大石都落下了一半。其实呢……很想说我根本不知道莹的脚链在不在桌子上,(那么我哪里看得到她桌子上有米链子|||)我是完全为了找个解释给小松鼠让她好好睡觉才这么说的。现在想回来,如果当时实话实说的话,估计那晚小松鼠同学都要开台灯睡了||||
还好今早莹莹证实说她昨天确实有把脚链放在桌子上,不然……我想小松鼠同学看到俺这个自白书一定会抓狂到想把我灭了|||


不过我也为我的玩笑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小松鼠一直睡不着,我只好陪她聊天聊了一个小时转移其注意力。虽然有些无奈,不过毕竟她是被我吓的,本人要对她的失眠承担主要责任(俺是很有责任心还是很好D~)唉唉~搞到睡眠严重不足中~好想睡~ZZZ

今早要开séminaire,超级无敌烦!我最讨厌那些研讨会什么的了!辅导员还要求三年级一定要出席,说要记考勤什么的,唉~要知道我们班的BT班长这辈子最热衷的事情就是记考勤——简直是乐此不疲,我们摊上这么一BT,真TMD比被“那些东西”缠上还郁闷= =
本来我坐在门边很容易就闪了,但警性高的本人发觉Sabine大人似乎一直都没有拿考勤本出来做记录……于是本人一直等,一直等,等到花儿都谢了我都差点以为她是不是已经记了考勤我没看见的时候,她终于拿出本子来贼眉鼠眼地默点人数了!!! 啊哈哈哈哈~~~老娘真没白辛苦!我的耐心等待终于有回报了~~5555~~~无限感动啊!(就是可怜那些先走掉的同学了,这个“缺席”还蛮冤枉的说)啊哈哈哈~~虽然让老娘浪费了不少时间,但好歹没白等,HOHOHO~~她点完人数后,本人如释重负,做好准备工作,把握时机,随时开溜= =|||


下午还有séminaire,明天还有……我想死了~人家讨厌什么都听不懂的吹水会!!!

罗罗嗦嗦の一天~

很喜欢最近的天气呢~~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变成久久艳阳天|||

去了广大向JOE拿《未尽集》,顺便去那里的图书馆坐了一下——看了广大的图书馆后,开始对感激广外那个超大超PP的图书馆了= =(这么说很对不起广大同好)
不过那里虽然小,居然也被我找到了凌一凡的插画集!!!里面超多HYDE的插图,超PP > < JOE,枉费你在广大呆了3年,居然连这么好的东西都米找到!可惜猪她米带借书卡,不然就可以缠着她借回去看了T T

拿到JOE同学历尽前辛万苦帮我带来的《未尽集》,封面做得很日本。
img.jpg


听了之后觉得还蛮“震撼”的……我想大部分人都不能接受Silver Ash唱周杰伦,就像不能接受张信哲唱《We are the champion》一样= =||| 虽说是报复嚎叫,可你们得想清楚,最后买碟子的还是FANS们!5555~~~那个《依赖》长得和《七里香》还哈像啊!拿给JAY去唱,一准又成为一红遍大江南北的名曲了!……说狠毒点,听你们唱那种曲风的东西,我还不如把一年60的会费直接寄给周杰伦呢……

回来的时候路过皇冠玛莉奥,买到了心仪的绿茶饼和泡芙,以及给莹的葡挞~~~好久没去皇冠玛莉奥了呢~~~超级喜欢那里的泡芙哦~但不幸的是,因为太兴奋,所以一不小心买多了。一个中午狂塞3个泡芙,下午又吃了一个,终于乐极生悲,搞到自己肚子痛T T
看来我的胃真的很不好,一日三餐的饮食一旦正常起来,肠胃便开始不正常的闹革命……唉唉~可怜的我啊~~以后要制定一个伟大目标,那就是……一日三餐都可以按时吃完||||

之后有和JOE说到SD娃娃的事情,JOE她~~~她居然讨厌SD!!!555~~哈可爱的娃娃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不过后来JOE说主要是因为那娃娃很想恐怖片的道具,很怕那种长得很像人的傀儡,好象会突然向你眨眼什么的……默,事实上SD确实还蛮阴森的,太有真实感了,好象连皮肤都是软软的。放一个在屋子里一定会有被监视的感觉。不过我还蛮喜欢它们那种诡异的气质~~人家就是喜欢带点灵异的东西呢~(虽然会把自己搞的很神经质|||)

说起SD来,好象很多人都比较偏爱那种粉粉嫩嫩型的
13_1661.jpg


个人觉得那种虽然很KAWAII,但好象太“娃娃”的感觉了,好象缺乏灵魂(汗,SD本来就是娃娃,没灵魂的啦……)个人比较偏爱带点神秘感,或者是有些诡异的类型~
05.jpg


这种带一点Lolita Feel的大赞啊!(说起Lolita,好象是大呆最讨厌的东西呢……默,为什么要提大呆呢?) 那种眼神好象会思考一样,好象娃娃本身会有思想呢~~>v<
如果我能有一个自己的SD的话,一定要选一个绿眼睛的> < 色直发或者银白色头发都可以~ 莹说如果是她的话,会选紫色眼睛的SD呢~ 绛紫色的眼睛的话,也是很赞的呢!

啊~还有,那种比较中性的SD也不错呢~~很有视觉系的感觉!
13_2665.jpg


和服大赞!!很唯美呢!啊啊~~NONO以后要做有钱人,买一家子SD,每天换一个陪睡~~~(大姐,会被吓死的啦= =b)

多灾多难终于开blog成功!

啊啊啊~~~注册了两个ID才把BLOG申请成功……想死ING,我果然是笨笨!在第一个BLOG好不容易排版成功后居然莫名其妙的按了ID撤消选项……7456!!!(所以我说死日本鬼子的空间不好!字都看不懂!!!)

算了~我喝杯茶下下火先~~~(麒麟的花间清源好喝呢~虽然也是日本的|||)

搬迁成功,要谢谢尾巴介绍这个好地方给我~~也麻烦你指导我弄作了这么一堆天书般的html编码,才让我把字体调到满意~看看人家会弄网站的强人就是不一样呢,和我们这群只在坛子上混的猪头斑竹就是不能同日而语||||

今天Lucien给了我一堆鬼片看呢~~~虽然前几天撞鬼又犯小人,可还是忍不住要看||||(还是小综说得好:人就是贱= =b)很多看起来都很恐怖的样子呢~好兴奋~找天宿舍没人的时候看~~~~(汗,我太BT了啦……)

基本上~就这样了~今天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最特别就是搬了一个下午的BLOG,还自己封了自己一个ID||||
狂人のDNA鉴定

NO*no

  • Author:NO*no
  • 年龄:半大不小
    性格:忽冷忽热
    爱好:变来变去
    生活:半温半饱
    人品:不好不坏
    格言:得过且过
    总结:烂人一个
狂人の大事件
狂人の七嘴八舌
狂人の月历
五花八门の狂人日志
計數器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